开43连码是什么|6码复式三中三复试图片

 

第十一、2016年5月17日現區委副書記徐曉勇接了我案子并進行登記錄入了信訪程序。2016年8月25日徐曉勇又讓我提供對2011年協議中沒補少補缺項的清單。按法令規定補償徐曉勇與我問時認可,也達成了統一口徑。可是徐曉勇一年多了光說不做。

 

2016年5月17日我的案子登記錄入信訪程序一年兩個月都過去了,跑斷了我們的雙腿,可是他們還在推諉扯皮至今不作為。是區委書記和區長不作為,還是區委副書記徐曉勇自己押著我們的案子不作為呢?現在他們推來推去上下串通一氣、一個口徑對付我。沒有補賠償我們被侵占的任何損失。以下是這一年來他們不作為、亂作為、為所欲為不負責任的行為:

一、2016年6月16日是在市委書記的壓力下徐曉勇才下了指示馬上就辦、再不會是遙遙無期了。可是第四天,我險些喪命。一年多過去了我案子還是遙遙無期。徐曉勇光說不做。
2016年6月13日我給沈陽市委書記曾維同志和市長寫信的題目為“蘇家屯區政府,太不像話了!!!建議曾維書記和市長給予蘇家屯區委區政府領導和部門領導,進行再調教和規范,解放冤屈的百姓,”等內容后,第三天徐曉勇在市委書記和市長的壓力下給城建局下了指示。
2016年6月16日區城建局建工科張健找我說:“區委副書記徐曉勇今天又下了指示,關于你的一千多平米建筑面積案子我們立即就辦、馬上就辦核實調查,再不會是遙遙無期了,你回去等我們的電話吧。”可是第四天,2016年6月20日我回到北京的第二天就出了車禍,被一個大型三排座別克車給撞飛了5米遠,險些喪命。我們認為這不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而是一起有目的、有預謀的、通過制造交通事故的假象而實施的故意傷害或者故意殺人案件。證據請看【49證據;2016年6月20日肇事事故現場照片】。徐曉勇和張健承諾的“立即就辦、馬上就辦、不會遙遙無期”可是至今都一年多了還是遙遙無期。更說明,這里是有大問題?

二、2016年8月25日我找到徐曉勇我說:“徐副書記,您讓區城建局張健同志,問我想要多少補賠償款,(有沒有總的數字),當時我給張健的回答是按法令法規規定補償,我們沒有框外的要求”,徐曉勇聽后說“老崔你說的太好了,按法令規定補賠償”。關于補賠償問題按法令法規規定補償,徐曉勇與我達成了統一口徑。徐最后說“對2011年誠達物業補償協議中沒補少補缺項的清單給我提供一份”,并說“核實清楚確定后找我們。”可是、至今還沒有任何消息。請看【50證據;2016年8月30日徐曉勇讓我提供的,與2011年的補償協議內容對比沒補少補缺項清單對照材料】。

三、徐曉勇沒有按區城建局羿局長匯報的組織區里調查組,去城建局進行核實調查。
2017年2月23日我再次找徐曉勇副書記,我說“區城建局羿局長說了(態度也很明確),自己的刀肖不了自己的刀把,讓區里組織調查組到城建局進行核實調查,誰對誰錯的問題得有上邊的人去說,羿局長向您匯報了嗎”,徐曉勇說“羿局長匯報了”,我說“那下一步我們的案子怎么進行?”。徐曉勇說,“再給你安排相關單位和當時的操作單位的人(指師秀華原拆遷辦會計,現誠達物業有限公司(女黨委書記),2011年該“霸王協議”就是師秀華(這個女書記)操作并讓我簽字的)。徐曉勇又指原房產局張少波科長通知他也要參加(就是張少波在03年和區城建局預謀沒有給我裁決這1007平米建筑面積的犯罪干部),你跟他們去說,你說的對也得有部門認定,我要的是結論”。 請看【52證據;2017年2月23日我有錄音證據】。徐曉勇書記的這種安排是在給我們解決問題嗎?
徐曉勇沒按區城建局羿局長匯報的組織區里調查組,去城建局進行核實調查。反而給安排原來截留、貪污我一千多平米建筑面積的操作單位的人(師秀華)、和迫害過我們的人(張少波)、等人來繼續抵賴、繼續對付被受害人。區委副書記徐曉勇就是和現在的區城建局辦公室主任(主管信訪)的趙宏軍等抵賴干部們的說法話是一個樣子,城建局辦公室主任趙宏軍說“你去誠達物業找師秀華說,她說的每一句話都代表著區城建局”。區城建局為什么怕誠達物業呢?更不理解的是區委副書記徐曉勇他也怕誠達物業有限公司?用這種方式他們繼續保護截留貪污的腐敗干部。

四、2017年3月28日在市委王蒙徽書記來我區考察
并過問我案子的壓力下徐曉勇才決定給召開聽證會。

自從2017年3月6月沈陽市委書記王蒙徽來到蘇家屯區視察并對我的案子過問后,就有誠達物業有限公司的一位(女)書記叫師秀華,給我打來一個電話問我,“你什么時候給市委上訪了(反映信)”,意思是我給他們告狀了,我說“年前就寫了”我當時不知是什么意思。我想師秀華是民營企業的人(誠達物業有限公司),這應該是政府等有些人想知道又不敢問,就委托了師秀華問我,看來區委區政府是有問題,探底!請看【53證據;2017年3月8日談話錄音】。
后我又去找區委徐曉勇副書記、區信訪局梁局長以及區城建局羿金春局長等還在推來推去。在下面永遠沒有結論。耍賴或無語!
2017年3月28日在市委王蒙徽書記來我區考察過問我案子的壓力下徐曉勇才決定給我們召開聽證會。我們很歡迎,這起碼是解決我上訪訴求以來的一個解決問題的渠道。正式評判誰是誰非的正規場合,可是他們推諉扯皮兩個多月也不給開聽證會。兩個月后聽到了市委書記王蒙徽調任住建部的消息后,區城建局羿金春一把局長突然告訴我說“聽證會就不開了,你不服你就去法院起訴吧”等等。看來王書記調走之前區里已經得到信息他要調走了,他們耳朵很靈拖我二個月也是等王書記走后就變臉,果然如此,沈陽市委書記王蒙徽調走了,馬上聽證會就不給開了,案子也不管了,太迅速了吧。他們就是不作為、為所欲為、上下串通一氣,不為被侵害的百姓辦事,而保護貪官。“燈下黑”。區委區政府上下統一口徑,唯一的抵賴。

 

 

詳情請登入:www.nxzskm.tw
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18310303657

崔寶成
2017年 7月 17日

 

 


开43连码是什么 福建微乐麻将 云南十一选五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 特变电工股票 山西11选5 山西新十一选五 尼克斯最近比赛比分 中国足球彩票比分竞猜 打安徽麻将的技巧 东方6+1 吉林微乐麻将安装下载 新粤彩七星图网址 炒股网 310v大赢家比分& 火箭nba比分直播吧 30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