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43连码是什么|6码复式三中三复试图片

 

第二、1999年-2004年法院判決裁定撤銷了,蘇家屯區委區政府作為強制拆除我兩個企業的所有依據。

 

以下是事實和證據;
一、2001年5月15日市中院撤銷了,被告沈陽市蘇家屯區委區政府于1999年7月12日作出的蘇政拆限字(1999)第12號限期搬遷決定。請看【24證據;2001年5月15日(2001)沈行初字第38號】。(奔馬廠)
二、2002年11月28日市中院撤銷,原判認定蘇家屯區土地局依法具有頒發國有土地使用證的職權,系證據不足。撤銷沈陽市蘇家屯區人民法院(2002)蘇行初字第9號行政判決;請看【25證據;2002年11月28日(2002)沈行終字第302號】。(奔馬廠)
三、2003年1月24日市中院判決,一、撤銷沈陽市蘇家屯區人民法院(2002)蘇行初字第11號行政判決;二、判決(九八)第四號《房屋拆遷許可證》違法。請看【26證據;2003年1月24日(2002)沈行終字第304號】。(奔馬廠)
四、以下是法院撤銷,區房產局頒發的《房屋拆遷糾紛裁決書》的全部,六個判決裁定。(奔馬;2000年2月——2002年10月)。
(1)2000年2月29日市中院撤銷,被告蘇家屯區房產管理局一九九九年七月九日作出的蘇房裁字(1999)第14號《房屋拆遷糾紛裁決書》。和撤銷蘇家屯區人民法院(1999)蘇行初字第13號行政判決書。請看【18證據;2000年2月29日(1999)沈行終字第119號】。(奔馬廠)
(2)2000年5月18日法院撤銷,被告蘇家屯區房產管理局一九九九年七月九日蘇房裁字(1999)第13號《房屋拆遷糾紛裁決書》。請看【19證據;2000年5月18日(2000)蘇行初字第11號】。(奔馬廠)
(3)2001年9月11日市中院撤銷,蘇家屯區人民法院(2001)蘇行初字第14號行政判決書;請看【20證據;2001年9月11日(2001)沈行終字第231號】。(奔馬廠)
(4)2002年3月14日法院撤銷,蘇家屯區房產局二零零一年一月五日、五月十日作出的蘇房裁字(2001)第02號、第02-1號《房屋拆遷糾紛裁決書》;請看【21證據;2002年3月14日(2002)蘇行初字第1號】。(奔馬廠)
(5)2002年7月8日市中院撤銷,被告蘇家屯區房產局2001年1月5日作出的蘇房裁字(2001)第02號《房屋拆遷糾紛裁決書》和2001年5月10日作出的蘇房裁字(2001)第02-1號《房屋拆遷糾紛裁決書》的部分。請看【22證據;2002年7月8日(2002)沈行終字第141號】。(奔馬廠)
(6)2002年10月23日法院撤銷,被告蘇家屯區房產局二零零一年五月十日作出的蘇房裁字(2001)第02-1號《房屋拆 遷糾紛裁決書》。請看【23證據;2002年10月23日(2002) 蘇行初字第33號】。證明;一二審法院已撤銷了,區房產局頒
發的所有的《房屋拆遷糾紛裁決書》的全部。(奔馬廠)

五、2003年11月20日法院判決,蘇家屯區房產局頒發的拆許字(二000)第六號《房屋拆遷許可證》違法。請看【27證據;2003年11月20日(2003)蘇行初字第32號】。(金馬企業)
六、2003年12月12日法院撤銷,“對經濟補償糾紛裁決書中,參照了不準涉及任何法律糾紛的評估報告屬證據不足,故該裁決涉及經濟補償部分應予撤銷”。請看【30證據;2003年12月12日(2003)蘇行初字第33號】。就是張少波勾結一個評估人員,將前兩次評估丈量為一千多平米建筑面積,從新評估為297平米的,該“遼寧東聯評估報告”被法院撤銷。(金馬企業)
七、以下是法院撤銷,區房產局頒發的《房屋拆遷糾紛裁決書》全部,二個判決。(2003年12月-2004年3月)。(金馬企業)
1、2003年12月12日法院撤銷,蘇房裁字(2003)第19號《蘇家屯區房產局房屋拆遷糾紛裁決書》第一款、第二款、第三款。請看【28證據;2003年12月12日(2003)蘇行初字第33號】。(金馬企業)
2、2004年3月18日市中院撤銷,被上訴人房產局蘇房裁字
(2003)第19號《房屋拆遷糾紛裁決書》的第四款。請看【29證據;2004年3月18日(2004)沈行終字第70號】。(金馬企業)證明;一二審法院已經撤銷了區房產局頒發的蘇房裁字(2003)第19號《房屋拆遷糾紛裁決書》的全部。
以上一、二、三、四、五、六、七等判決裁定書證明了,對我兩個企業是違法違規拆遷。應該是對沒補少補缺項的從新給予計算后公平公正的給予補賠償。可是區土地局和區城建局一直在抵賴,在2011年又用了已經被法院撤銷的“評估報告”和被撤銷的“房屋拆遷糾紛裁決書”來強行脅迫讓我們簽這不公平的“霸王協議”。他們拿著我們的錢控制著我,用不簽字不給錢的手段強行“結案”。他們目無國法這是侵害群眾利益的犯罪行為。

再請看、1998年和2000年蘇家屯區房產局是在沒有《國有土地使用證》的土地上頒發了兩個“房屋拆遷許可證”。
兩個《房屋拆遷許可證》頒發日期為1998年和2000年。
四個《國有土地使用證》頒發日期為2003年。證據請看【6證據;1998年-2000年強拆我企業依據的兩個《房屋拆遷許可證》,和2003年頒發的該四個《國有土地使用證》】。
其次、沒有審批權的區政府,卻審批了4萬平米的“國有土地使用證”。2003年4月-9月頒發的該《國有土地使用證》又套用了(民宅房)的《國有土地使用證》完全是偽造。并在我企業同一塊土地上亂發了四個不同用途的《國有土地使用證》。
以上證據證明,對我兩個企業的整個強拆過程,全部是造假、違法、違規。請看【7證據;2003年4月-9月頒發的四個《國有土地使用證》】。

1999年-2004年6年共獲48份判決裁定!
三級法院司法不公!有嚴重行政干預司法的行為。
法院判決裁定撤銷了作為強制拆遷我兩個企業所有依據。這足以證明是違法占地,違法拆除。但實際上三級法院是規避區政府的違法行為。
一、對區政府、違法轉制土地,不予糾正; 
二、對區土地局、濫發的《國有土地使用證》不予糾正;
三、對區房產局頒發的《房屋拆遷許可證》。判決為《房屋拆遷許可證》違法,又判決“但拆遷行為仍然有效”這種判決荒唐至極!
四、對我企業信訪要求,行政賠償的訴訟、一律不予受理!
五、2004年11月2日我金馬企業,對區政府《強制拆遷批復》提起訴訟。法院認為,“區政府的《強制拆遷批復》是對區房產局的請示所做的答復,未對我們企業的權利義務產生實際影響,因而不予受理”。我金馬青銅企業被野蠻強暴拆除夷為平地。還說,未產生實際影響!其實是對區政府不法行為沒產生實際影響。也就是地方政府對地方法院有“養育之恩”反而回饋感恩的體現吧?他們之間還有什么瓜葛嗎?證據請看【32證據;2004年11月2日(2004)沈行初字第36號】。以上判決裁定表明:三級法院司法不公!行政干預司法,企業無奈只好“上訪”、、、!

詳情請登入:www.nxzskm.tw
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18310303657

崔寶成
2017年 7月 17日

 

 


开43连码是什么 德州麻将的德州在哪 竞彩nba篮球比分直播新浪 500万彩票网即时比分 新闻 15选5 黑龙江省36选7中奖 辽宁十一选五遗漏 广东11选5*规则 炒股背景 本期深圳风采开奖时间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势图 福州麻将下载 新闻 凡乐湖北麻将软件辅助 大赢家比分直播是什么 *排列5开奖结果 世界杯比分表结果 新疆18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