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43连码是什么|6码复式三中三复试图片

 

【33證據;2006年2月3日關于對崔寶成反映的房屋拆遷補償問題調查情況的“匯報”】

 

證明;市委市政府用紅頭文件,誣陷誹謗崔寶成為“無理訪”。

 

證明;2005年4月28日——2006年2月3日蘇家屯區委區政府,兩次造假“匯報”欺騙了省委省政府。

區委區政府兩次欺上瞞下后而至今還不給崔寶成“無理訪”的行政裁定和任何的說法。

控 告 信

關于蘇家屯區委區政府不實造假勾結沈陽市委市政府用市委的“紅頭文件”誣陷誹謗崔寶成上訪為“無理訪”并欺騙了“省委書記包案”“匯報”的控告。以下對該“匯報”不實指責欺上瞞下一派謊言的駁斥;

我叫崔寶成是無耕種地無宅基地的農民,因為我們城郊鄉大格鎮村的耕種地按每一畝1.9萬元的價格都被沈陽市蘇家屯區國土局和區城建局以及村委會等伙同以很廉價的把大格鎮村耕種地都給征收走了。1993年為了謀生我創辦了兩個企業,沈陽市奔馬銅工藝品廠(簡稱;奔馬廠)和沈陽金馬青銅工藝品有限公司(中外合資企業)(簡稱;合資企業)我是兩個企業法人代表;崔寶成。我“合資企業”是在蘇家屯區里前第十個審批成立的(中外合資企業),我兩個企業有政府審批的合法手續、合法經營、照章納稅。我企業生產的青銅產品全部出口多個國家。我兩個企業持有的房產證和土地使用證上注明的用途都是工廠。(證據請看;我兩個企業的營業執照、土地使用證和房產證為證)。【詳情請看網站;www.nxzskm.tw】 1999年8月18日我“奔馬廠”被蘇家屯區國土局(大格鎮舊區改造辦公室)對我大格鎮村進行商品房開發時,對我“奔馬廠”進行非法強暴拆除。區城建局動遷辦同樣也是住在我大格鎮村里進行商品房開發,并在2003年7月5日對我“中外合資企業”違法強暴拆除時,他們對我兩個企業進行克扣截留侵占。05年、06年區委區政府又兩次造謠并用沈陽市委的《紅頭文件》誣陷誹謗被受害人崔寶成上訪為“無理訪”的“匯報”欺騙了省委省政府的問題。我舉幾個實例說明:


第一個造謠是、其“匯報”中說“蘇家屯區舊改辦擬按高于住宅但低于企業的標準對其補償”。駁;“按高于住宅”補償,區國土局舊改辦就應該高于1999年回遷住宅樓房的市場價格每平米1550元給我“奔馬廠”進行貨幣補償,【證據;2000年5月8日區建委的資信證明為證】。實際“奔馬廠”注明的用途就是工廠【證據;我“奔馬廠”土地使用證上注明的用途都是工廠】,區國土局就應該給產權調換在“奔馬廠”地段建的(桂花市場一條街,東北角位置的門市房)。可是國土局對我“奔馬廠”235平米土地面積按每平米60元補償、對我“奔馬廠”116,5平米有證房按每平米400元補償、對我45平米有證房又按無證房每平米380元計算補償、對我73平米無證房(生產車間)又一分錢都不給補償。對我“奔馬廠”因拆遷而停產停業的職工工資以及無法恢復的設備等等都進行克扣截留,(比如;我“奔馬廠”不可恢復的設備950度高溫干燥爐等全自動一條龍精密鑄造生產線全套設備都是由韓國進口包括設備和安裝技術費用的價值就9萬多元人民幣。可是區國土局卻對我“奔馬廠”的設備、加原材料、加產成品的安裝運輸費等共計只給2.3萬元,對我無法恢復的設備都沒有給我們補償),對我房地產等全部總共才給我“奔馬廠”補賠償為11萬元。

可是區國土局對比我“奔馬廠”小的鄰里陳電工家60平米有證房的小企業,卻給補償了100多萬元(我們全村人都知道,陳電工當年又購買了十多畝我大格鎮村的耕種地又新建了一千多平米廠房。同時購買我大格鎮村十多畝耕種地建廠房的還有我大格鎮村支部書記和村干部等等)。請問;區國土局對同一個地段的企業拆遷補償,有沒有統一的補償標準和規定呢?區國土局對陳電工家有證房60平米面積為什么補償了100多萬元?陳電工家小企業有證房和土地是按每平米多少錢給補償的呢?區國土局又對我“奔馬廠”有證房161.5平米和土地面積又是怎么補償的?對“奔馬廠”無證廠房73平米和無法恢復的設備等總共只給補償了11萬元。這補償的差價是天壤之別,這公平嗎?這里顯然存在問題!

? 請區國土局,對同一年動遷的同一個地段的陳電工家小企業和我“奔馬廠”兩家企業的補償數字給公布一下。是否達到了統一的公平公正的補償標準。這里是否存在著腐敗問題呢?區委區政府必須公示統一地區的補償標準?望上級領導實查,必須給我們一個合理解釋和答復。


第二個造謠是、其“匯報”中說“奔馬銅工藝品廠,經過五年的訴訟、、、在此期間,崔寶成又在被強拆地塊相鄰位置購買民宅,引進外資創辦了中韓合資企業-------沈陽金馬青銅工藝品有限公司”。駁;首先、請看我“奔馬廠”被非法強拆的時間是1999年8月18日。按“匯報”中說:就是從1999年開始訴訟“經過五年訴訟”,那就說是在2004年8月“期間引進外資創辦了沈陽金馬青銅工藝品有限公司”了?———實際我合資企業在1993年就引進外資創辦了“合資企業”金馬青銅工藝品有限公司。【請看證據;我“合資企業”和“奔馬廠”兩個企業營業執照上成立的日期為證,都是1993年同一年成立的】。該“匯報”完全是造謠。

 

? 第三個造謠是、在2003年區城建局非法強暴拆除我“合資企業”時,對我“合資企業”持有的2672平米土地面積,和1304平米建筑面積等又進行克扣、截留和侵占。(該,1304平米建筑面積是區城建局動遷辦主任李輝在2001年5月給我“合資企業”進行丈量的建筑面積為1304平米數據。證據請看;給我們一份土地面積和廠房面積的文字憑證)。
其“匯報”中胡說八道說;“依據《沈陽市城市房屋拆遷管理辦法》(市政府第19號令)第二十六條規定,應按照住宅標準給予補償。但考慮到沈陽金馬青銅工藝品有限公司是合資企業,且崔寶成利用住宅開辦企業已成事實,為照顧被拆遷人,對其辦企業的幾處住宅按企業標準給予補償”。駁;實際上我“合資企業”就是工廠,【請看證據;我“合資企業”持有的房產證和土地使用證上注明用途;都是工廠】。請問;“依據(沈陽市第19號政府令)第二十六條規定按企業標準給予補償”,實際應該給我“合資企業”補償多少呢?區政府為什么不敢說明呢?“按企業標準給予補償”,就應該給我“合資企業”按《沈陽市政府令第19號》的規定,給我原有廠房面積1304平米的產權調換(在我企業土地上建好的兩千多平米門市房內)。【因為我“合資企業”房產證和土地證上注明的用途都是工廠】。可是區城建局就一平米門市房或回遷房都沒有給我企業補償。 不給我“合資企業”產權調換,就應該高于當時回遷住宅樓房的市場價格每平米2500元的貨幣補償。可是區城建局對我297平米有證房按每平米173元計算補償,實際對我有證房沒有給我們進行補償。其次、對我合資企業的1007平米6米高、最高為8米高廠房,內有40多米長雙軌道3組套天吊的生產廠房面積,他們一分錢都沒有給我們補償。實際,他們把本應該給我“合資企業”按《沈陽市政府令第19號》規定,產權調換的這1304平米門市房都被區城建局(紅了眼)的貪腐干部們給截留侵占了。可是在該“匯報”中還胡說八道說是“為照顧被拆遷人”。他們說的再好聽也掩蓋不了截留侵占我1304平米建筑面積等的犯罪事實。 (2017年2月16日原區城建局拆遷辦會計師秀華(女)她約我在區城建局的五樓,她對我說;“崔寶成你怎么說我們沒有給你產權調換呢?“金馬企業”被強拆后,區城建局拆遷辦主任李輝,用書面材料通知了田宇超(沈南房屋開發商老板)給崔寶成“金馬企業”留了兩摞1至6層樓房,共計12套樓房,當時材料是我給田宇超送去的”。師秀華會計又說:“我保證百分之200%有這回事”。(我有師會計說話的證據)北樓是6層12套房共1400多平米,可是崔寶成就一平米房都沒有得到。 請問:這12套房子呢哪去了?現在是歸誰的名下?)。 關于、我1007平米無證房沒有記載的“按《沈陽市政府令第19號》第二十七條規定;“房屋建筑面積以房屋所有權證或房屋租憑證記載為準,沒有記載或有異議的,當事人可在拆遷期限內向房管部門、房屋所有權登記發證部門書面申請核實。以房管部門、房屋所有權登記發證部門核實的建筑面積為準”。可是,在2001年區城建局對我“合資企業”沒有記載的無證房沒有提出任何異議。而且在2001年5月10日區城建局動遷辦主任李輝在給我“合資企業”丈量的建筑面積為1304平米,其中無證房為1007平方米,并給我們一份土地面積和廠房面積的文字憑證。因此,對我“合資企業”沒有記載的1007平米生產廠房面積都應該按《沈陽市政府令第19號》的規定,給予我們合理補賠償。

 

第四個造謠是、其“匯報”中說“崔寶成要價500萬元”問題。駁;我對區城建局拆遷辦主任李輝說“我合資企業一墻之隔防盜門廠,當時要的價格就是“500萬元”(全村的人都知道)。我“合資企業”比防盜門廠的位置好的很多,又比防盜門廠大近400平米,給我“合資企業”貨幣補償的話怎么也應該和防盜門廠一樣吧?”。他們借這個口實,就給我們胡說八道造謠說“崔寶成要價500萬元補償款”。又當成了對我的指責,寫進了“紅頭文件”里邊。 可是,在2002年區城建局卻批準;我合資企業一墻之隔的“防盜門廠”自建自銷,當年防盜門廠就建好了兩棟商品樓房近一萬平米、外加800平米兩層門市房的補償。他們利用違法手段讓防盜門廠“自建自銷”而獲利巨大。(比,防盜門廠要價500萬元貨幣補償價格,高出了很多倍)這里是否存在腐敗問題?望實查。

 

第五個造謠是、其“匯報”中說“蘇家屯區有關部門在2000年-2003年間,對崔寶成做了大量耐心細致的工作,”。駁:他們從來就沒有給崔寶成做過任何的大量耐心細致的工作,在拆遷過程中只有克扣侵占我兩個企業的合法利益。就區國土局為例;對比我“奔馬廠”小的鄰里陳電工家60平米有證房卻給補償了100多萬元,陳電工家的有證房是按每平米多少錢給補償的呢?為什么至今不給公開。可是,區國土局對我“奔馬廠”有證房161,5平米按每平米不足400元補償、對我無證房73平米廠房又一分錢都不給補償、對我土地面積按每平米60元補償、對我無法恢復的一條龍生產線價值9萬多、職工工資、原材料、研發化學試劑、成品半成品等都進行了克扣截留侵占,總共才補賠償我“奔馬廠”11萬元。這公平嗎?其次、對崔寶成的“合資企業”1304平米建筑面積都沒有給崔寶成補賠償就一平米房都沒有給崔寶成。該“匯報”中說“對崔寶成做了大量耐心細致的工作”純屬造謠。 實際上區里不法的貪腐干部們是為了怎樣貪腐、怎樣貪占群眾利益上、“做了大量耐心細致的工作”。而克扣截留侵占了崔寶成的73平米、1304平米建筑面積的問題上,他們是用了心思,怎樣對付克扣崔寶成的財產問題上是做了大量耐心細致的工作了。所以該“匯報” 純屬說瞎編造?沒有一句是真話。

第六個造謠是、其“匯報”中說“造成搬遷的60多戶居民3年無法回遷”。駁;這“60多戶居民”是區城建局在其他地點動遷后沒有給安置好造成的。可是區城建局又把自己造成的責任,都轉嫁給了被受害人崔寶成的身上(這幫人真壞)。我“合資企業”的占地面積為2672平米,在我“合資企業”兩棟樓房地段只有8-9戶動遷居民。這50多戶居民都是在其他地點動遷后沒有給安置的居民。與我“合資企業”動遷沒有任何的關系。 實際在2002年我“合資企業”一墻之隔防盜門廠已經建好了兩棟新建的樓房,為什么不把這“60多戶居民3年無法回遷”的居民都安置在防盜門廠建好的兩棟樓房內呢?(包括在防盜門廠建樓地段,動遷的20來戶居民)就一戶都沒有安置在防盜門廠已建好的這兩棟樓房內。而讓60多戶居民再等待兩年,安置在我“合資企業”土地上。實際上他們“自建自銷”為了獲利,而不讓老百姓上樓是事實。區里不法干部們既又要獲利得錢,又不想擔責任,就把我當成了“替死羊”。掩蓋他們罪責。 憑什么?按那條法令法規,區城建局同意批準防盜門廠“自建自銷”兩棟商品樓房近一萬平米、外加800平米兩層門市房的變相補償呢?請問;防盜門廠有證房100平米左右就能得到這么高的優厚待遇和照顧。防盜門廠的無證廠房一千多平米建筑面積,相對來說也得到了優厚的補償,何止500萬元呢!我“合資企業”一千多平米建筑面積一分錢都沒有得到補償,這就是事實! 區城建局必須要對防盜門廠“自建自銷”相當于補償的獲利情況公開透明并給我們一個詳細的答復。與我“合資企業”對比一下,憑什么同等的企業,不同的待遇和不同的補賠償手段體現了拆遷補賠償的差距竟是天地之別。請上級領導實查。

 

第七個造謠是、其“匯報”中說“遼寧東聯評估報告”,“房屋拆遷糾紛裁決書”,“省、市、區三級法院均依法駁回了其訴訟請求”。駁;實際是該“遼寧東聯評估報告”,在2003年已被法院判決撤銷。并撤銷區房產局頒發的兩個企業的“房屋拆遷糾紛裁決書”的全部(共8份撤銷的判決、裁定書)。法院判決區房產局頒發的兩個《房屋拆遷許可證》違法。又撤銷《蘇家屯區政府第12號限期搬遷決定》。判決蘇家屯區國土局沒有頒發《國有土地使用證》的職權等等。證據請看我網站(證據與證明目錄)1999年至2004年期間判決、裁定書。 法院判決、裁定書生效后,行政部門本應該馬上執行法院判決和裁定書,對沒補崔寶成的1304平米房產面積和少補缺項的按《沈陽市政府令第19號》規定進行公平公正的給我們補賠償。可是這幫騙子還拿2003年已被撤銷的判決、裁定書來造謠和混謠視聽繼續欺騙上級領導。實際他們是滅失法律法規,抗拒不執行法院的判決和裁定,他們就應該按行政程序給我解決我的合理訴求,但是他們行政不作為扭曲事實顛倒是非,還繼續打壓我們的合法訴求,實際是在掩蓋他們的犯罪事實,這才是真相。

 

第八個是胡說八道、其“匯報”中說“目的是,改善大格鎮舊區居民的居住環境”,駁;說的是好聽,可是大格鎮的居民崔寶成的兩個合法企業怎么都沒有給改善呢?崔寶成的耕種地沒了,崔寶成的宅基地也沒有了,連一平方米住宅房都沒有給崔寶成補償,崔寶成全家人至今15年了還在外邊飄著呢。怎么“改善大格鎮居民的居住環境”的呢?該“匯報”完全是歪曲事實的鬼話。

 

第九個造謠是、其“匯報”中說“只要崔寶成同意拆遷,最高可給予120萬元補償。”。駁;(1)該“120萬元”,是2003年已被法院判決、裁定書給撤銷的是兩個企業的《房屋拆遷糾紛裁決書》內的補償數額。(2)崔寶成為什么沒有同意呢?因為這“120萬元”是他們単方面的沒有給崔寶成補償一平方米房產的“霸王協議”從來就沒有與崔寶成商量過的極不公平的補償數據。(3)區城建局和區國土局敢把這“120萬元補償”款給拆解開算一下明細賬到底補償了多少房產?又按每平米多少錢補償的呢?為什么至今15年了他們都回避著不敢給我們倆企業實質性的答復呢?在2017年11月10日區委副書記都督辦了區城建局,督辦令都下了半年時間了他們還是不給我們答復。因為、這里有截留侵占我1304平米和73平米建筑面積等的貪腐問題。 既然在該“匯報”中說“對崔寶成做了大量耐心細致的工作”了,我們相信他們還能繼續做好耐心細致的給崔寶成兩個企業的補賠償問題再算一下細賬;我“合資企業”建筑面積為1304平米,其中有證房為297平米、無證房為1007平米建筑面都是怎么補償的?我“合資企業”土地面積為2672平米又是按每平米多少錢補償的?對我96名職工動遷期間的補償金又是怎么補償的?對我無法恢復的設備損失、600多平米大型玻璃鋼百次模具、諸多蠟型模具、模型等又是怎么計算補償的?還有研發的材料、化學試劑、成品、半成品、原材料、動力電源、圍墻等等、與當時《沈陽市政府令第19號》的規定和當時房屋的市場價格相比較耐心細致的給我們兩個企業算一筆細賬,應該補賠償多少錢。這是拆遷人責任單位行政部門必須要給被拆遷人一個交代和答復的問題。請兩個責任單位真正的做一次“大量耐心細致的工作”算一個細賬并合理合法解決久拖不決的案子。

 

第十個造謠是、其“匯報”中說“將其設備、產品、半成品等異地封存,整個過程依法進行,不存在野蠻拆遷的問題”。駁;(1)實際是90%設備、模具、產品、半成品(包括無法恢復的設備)全部都毀滅在野蠻強拆的現場(證據請看;我網站強拆現場照片)。(2)10%的財產也沒有通過法院,更沒有異地封存。事實是他們很粗暴的拉走后都給扔了。實際上他們整個拆遷過程完全是違法違規。該“匯報”中說“整個過程依法進行,不存在野蠻拆遷的問題”完全是欺上瞞下的一派謊言。

 

第十一個造謠是、其“匯報”中說“蘇家屯區為維護社會穩定,仍試圖通過行政調解來解決該問題”。駁;(1)該“蘇家屯區為維護社會穩定”,首先、行政部門就應該執行法院的判決、裁定書,更不能把法院的判決裁定書當成一堆廢紙?(2)法院在2003年已經撤銷了區房產局給兩個企業頒發的《房屋拆遷糾紛裁決書》的全部,同時撤銷了《遼寧東聯評估報告》,判決《房屋拆遷許可證》違法等等判決裁定書生效后。責任單位行政部門就應該馬上執行法院的判決、裁定書,對沒補、少補、缺項的按當時補償規定重新進行合理合法公平公正的補賠償。 可是事實呢;(1)區城建局和區國土局根本沒有執行法院判決、裁定書。(2)2005年5月9日下午區委區政府領導又一次欺騙了崔寶成,5月9日下午給崔寶成兩個企業召開的補賠償會議是欺騙“省長包案”的造假會議。實際在2005年4月28日他們已經通過市政府給省政府“報告”了,崔寶成上訪為“無理訪”的造假材料并欺騙了省政府。(3)06年對我兩個企業案子省委“書記包案”后,區委區政府根本都沒有找過崔寶成,就連一個電話都沒有給崔寶成打過。怎么能說“仍試圖通過行政調解來解決該問題”了呢?純屬謊言。(4)在2017年3月28日和2017年8月22日區委副書記代表區委區政府在區信訪局兩次下指示,讓區城建局和區信訪局召開聽證會給崔寶成解決久拖不決的案子。可是他們一次的聽證會都不給開。區城建局羿局長說:“你們的問題都很清楚了,就不給開聽證會了”,區城建局的趙主任主管信訪的曾在他辦公室跟我說“你那么多房產,我們也沒錢補償你,我們也沒有那么大的權力”,后就不理我們了。既然“問題都很清楚了”就應該給我們解決問題。“問題都很清楚了”為什么至今不給我們解釋和答復呢?他們一直敷衍我、打發我、拒絕我的合法訴求。(5)在2017年11月10日區委副書記在區信訪局再次督辦區城建局。可是督辦令都下半年了,區城建局和區信訪局都不執行。(6)2018年4月8日區城建局局長兼黨委書記的羿金春已經公開的對我說“我們就不給答復,就不作為了”我們當時很驚詫,他們就不理我了。以上事實證明,該“匯報”中說“蘇家屯區為維護社會穩定,仍試圖通過行政調解來解決該問題”,這完全是欺騙上級領導的鬼話。

 

第十二個造謠是、其“匯報”中說“各級法院判決認定的兩次動遷共120萬元拆遷安置補償費”這就是行政干預司法的結果嗎?駁;根本就沒有任何“法院判決認定的兩次動遷共120萬元拆遷安置補償費”的判決書。他們純屬在造謠。 實際,不是“各級法院判決認定的兩次動遷共120萬元拆遷安置補償費”,而是被法院判決、裁定書已經撤銷的兩個企業《房屋拆遷糾紛裁決書》內的補償數額。該“裁決書”在2003年已被法院全部撤銷了(共8份判決和裁定書)。本應該在2003年法院判決裁定書生效后行政部門重新進入行政程序給我兩個企業進行補賠償。可是區城建局等行政部門至今利用手中的權力,用欺騙領導的(流氓)手段繼續抵賴。至今沒有給我們重新進行補賠償的行政程序,他們還在繼續抗拒著各項法律法令法規和中央、省委省政府的指示精神。

 

第十三個造謠是、其“匯報”中說“相關部門已認定崔寶成上訪為無理訪,就此,市政府已于2005年4月28日向省政府報告了有關情況”。駁;該“匯報”證明了,在2005年5月9日下午區委區政府在區信訪局給崔寶成兩個企業召開的補賠償會議,是欺騙省委省政府的會議。(這是他們走一個形式欺上瞞下),根本就沒有給我們解決問題。

 

一、區委區政府是違法拆遷更沒有按上級指示精神和審批的手續,內部自己進行造假的違法手續,用違法文件進行違法強拆和商品房開發。區城建局和區國土局的商品房開發,才是真正的違建房。(證據是:法院判決書,區房產局頒發的兩個《房屋拆遷許可證》違法,和法院裁定,區土地局沒有頒發《國有土地使用證》的職權等)。

二、他們違法強拆又不按《沈陽市政府令第19號》的規定補償,更不給我企業進行產權調換。而強行用克扣截留侵占我的一千多平米建筑面積和73平米建筑面積等的“霸王協議” (就是該,2003年已被法院判決裁定撤銷的兩個企業的《房屋拆遷糾紛裁決書》和被法院撤銷的《遼寧東聯評估報告》)的補償數額來繼續抵賴。區城建局和區國土局不法的貪腐利益小集團干部們妄想用這種截留侵占我一千多平米建筑面積等的,非法犯罪的,無效的補償數額來脅迫我繼續抵賴,他們至今侵害著我們的合法利益,又不給償還。

三、他們對我“合資企業”一墻之隔防盜門廠,和對我“奔馬廠”鄰里陳電工家小企業的補償與我們兩個企業的補償數額對比,差距相差巨大。一個地塊的企業拆遷補償極不公平,請區領導實查。我們覺得一個地段的拆遷補償應該使用統一的補償標準。

四、他們在沒有補償我73平米、1304平米建筑面積等的情況下,更沒有與我們達成任何的房屋補償協議的情況下就讓我們搬遷?這就是一種強盜式的暴力拆除。

五、區政府不按《沈陽市政府令第19號》的相關法律法令法規執行更不講理,他們枉法行政很霸道“給你多少錢就是多少錢,其他也甭想”,他們根本不跟被拆遷人商量,我們不同意還不行就非法強拆。

六、他們至今又不給公開對我兩個企業地段的房屋和土地的補償數據,蘇家屯區的房屋拆遷補償根本就不透明,這里是否存在著腐敗問題呢?2017年11月10日區委決定已經督辦了區城建局等;“對沒補我企業一千多平米建筑面積和少補、缺項的給予答復,并拿出相應的依據”。可是他們至今6個月了還不給實質性的答復。區城建局是違法強拆,更沒有通過法院,又對我“合資企業”一千多平米房屋都不給補償。這是一種強盜性的手段,根本就不是政府應做的是違背司法程序和行政程序,他們這種方式很明顯接近侵占我們合法利益的原始本意。

以上事實證明;該,沈陽市委“紅頭文件”的“匯報”是誣陷誹謗我崔寶成上訪為“無理訪”的造謠“匯報”,至今給我案子造成了極壞的影響。蘇家屯區委區政府貪腐干部們(蚊子蒼蠅滿天飛)而沒人管。“燈下黑”!我們的案子就是最鮮明的例子。他們至今還在對抗著中央和省委省政府的各項指示精神、對抗著憲法和法律法令法規,老百姓的被侵害利益和冤屈至今得不到解決。望請領導實查。乞盼區委區政府有關領導幫助我們解決久拖不決的冤案。

 

我們再次強烈要求蘇家屯區委區政府及城建局國土局信訪局等給我消除影響、恢復名譽、通過正當的行政手段,正確解決我們被侵占的利益和合法訴求。

控告人;崔寶成(實名)

詳情證據請登入www.nxzskm.tw

手 機:18310303657

 
开43连码是什么 一只股票分析论文 麻将桌调海南麻将怎么调 广西快乐10分 澳洲幸运10破解公式方法 盈讯网球比分直播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现场 旧版 2015年上证指数预测 八闽福州麻将官方版 广东十一选五手机版 cba比分预测 河南麻将软件 排列三杀号秘诀 7m篮球比分直播网 app大赢家比分 德州麻将怎么胡最大 股票融资和债券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