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43连码是什么|6码复式三中三复试图片

 

 

蘇家屯區委區政府又欺騙了我們 5個月至今而無期

 

?? 蘇家屯區委區政府基本上是“臭肉”一塊,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也就是不作為而破罐破摔。在我們看來區委區政府領導,管不了區城建局、區國土局,還是怕他們?還是同流合污?真給他們面子。明顯的侵占群眾利益和貪污行為,他們視而不見,而還和不法黨員干部們一個鼻子眼里出氣。區委區政府和紀檢部門根本就是擺設,其根本就是“閑人”,不起好作用的“閑人”市井無賴型。在我們據理力爭和大量事實證據面前區委副書記徐曉勇同志最后說;“還是等區城建局新的書記上任再碰吧”!難道我們等了5個月還是等嗎?沒有區城建局的書記就不能解決問題嗎?前區城建局高書記沒退休前就核實調查完了,應該上交、匯報給徐曉勇書記,可是區城建局高書記核實調查完了也沒有交給徐書記,不知道為什么?后來我找區城建局張健同志說,“高書記核實完后就退休了”,那城建局的局長呢,張健說“局長不管這事”,我們再交材料讓區城建局領導轉交給徐曉勇書記時,但又說區城建局局長休假了,這是2016年9月2日的事情。他根本就是護著這些侵占百姓利益、貪腐分子的,都是利益相關的一窩子“老鼠”是與省委和中央對著干的,不干正事的“壞人”。難道黨和政府就白養這一幫誣賴嗎?連區委書記、區長等主要領導都怕他們。紀檢委更不敢碰他們。即使區城建局新的書記上任了,對他們這些誣賴又能如何呢?又何時能上任呢、、、、、、?(通過與區委副書記徐曉勇談話我們感到徐副書記的阻力和壓力也相當大)。

 

黨紀國法,反腐以來的各種措施手段規定在蘇家屯區里根本就是個對牛彈琴、而被他們一一破解,他們照樣掌權,為所欲為、拿著國家的俸祿,不干正事,且還侵害著百姓利益,拒不償還、迫于形勢,才用各種手段對付著百姓,最明顯的手段老套路,拖,——拖死了算!十多年了還在拖。到今天我們不理解的是這么多年,怎么沒有人管!還是不敢管?

聽說“對侵害群眾利益的案件,發現一起、查出一起”。我們再拭目以待!

 

全文如下;

詳情請看我們的網站:www.nxzskm.tw

崔寶成

??????????????? ????2016年9月25日

 

??

蘇家屯區委區政府又欺騙了我們 5個月至今而無期

 

??? 1999年至2003年區委區政府截留貪污我73平米廠房面積等沒有補償,后又截留貪污我一千多平米建筑面積等沒有補償。然后非法強暴拆除了我兩個企業,至今我早已被他們弄得傾家蕩產、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十多年無家可歸、帶著我小兒子飄伯在外不敢回家(也沒有家了)、沒有收入全靠親戚朋友借錢過日、還有很多外債沒有還、度日如年,冤屈無昭日。然而在我多年來一直訴求至今,他們一直抵賴不償還,期間多次對我進行迫害。這就是我崔寶成的現實狀況。詳情請看我們網站:www.nxzskm.tw

根據中共中央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特別是關于嚴明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的重要指示精神和中央巡視對遼寧首次“回頭看”,“從嚴治黨利器”已通過 問責條例等等形勢下,多年來我們一而再、再而三的再次到蘇家屯區信訪局上訪;

 

1、最近我于2016年5月17日去了蘇家屯區信訪局,找到了區委副書記徐曉勇同志并接待了我們,徐曉勇區委副書記收了我們反映訴求的材料并現場做出了指示并說“向他們這個事是長期的老案子必須的有人去聽他講,然后就研究這事,跟金春說(區城建局局長羿金春)馬上核實,派包這個案子的主管領導跟他談,對話”。并當時就指示了區信訪局大廳李主管和叫來區城建局信訪口的張文舉同志等說“馬上和區城建局局長羿金春聯系安排見面對話”。多年來,徐曉勇副書記的指示當時是正確的,我們很受用,很人性,堅持黨性,為了百姓主持了正義,是很公平公正的說法和做法。

 

2、2016年5月18日下午1點30分在區信訪局接待室區城建局來人接待了我,(上午張文舉來電話通知我下午讓我到區信訪局),區城建局建工科科長張健和區信訪局主管城建口的張文舉兩位接待了我,張健說“領導委派”讓我們提出沒補的、少補的、缺項等訴求,并拿了一張登記表,他們兩位問我,然后我訴說,他們記錄并讓我拿出身份證進行了登記,后讓我在記錄登記表上簽字。然后讓我回去等候答復。兩位張同志當時對我的態度很好,張健同志還給我一只煙,我是不抽煙的人,但我也抽了,因為我很滿意他們的態度。【當時我給他們提交了,5份證據材料并進行了登記記錄;1、區城建局拆遷辦主任李輝第一次丈量我合資企業建筑面積為1304平米的補償清單一張,2、第一次評估報告丈量建筑面積為1177平米的評估報告一份,3、第二次評估報告丈量建筑面積為297平米的評估報告一份,4、兩份區城建局胡說八道的“信訪事項答復意見書”和兩份我們不服并對其提出異議、質詢和駁斥,5、05年、06年區里兩次誣陷誹謗我崔寶成上訪為“無理訪”的匯報和我們不服提出的駁斥】。在現場我要求留他們兩位的電話方便以后勾通了解情況,但是兩位都說不能給,說讓我等待他們的回復消息。(區城建局局長是羿金春,書記姓高)。

 

? 3、后來,我們都等了一個月還沒有消息。在2016年6月16日是區委副書記徐曉勇的接待日,我登記后等待著徐曉勇副書記的接待。此時,區城建局建工科科長張健把我叫到了一個辦公室跟我說;“徐副書記又下了指示,讓我們馬上核實你的案子一千多平米建筑面積等,然后由我給徐曉勇匯報”,還說“不會把時間托的搖搖無期了,立即就辦、馬上就辦,徐曉勇副書記把這事安排給我了,今天你就不用去找徐書記了”,因此我就沒有去見區委徐副書記。 6月16日張健的話讓我們感到了一點點的希望。可是崔寶成6月19日回到北京的第二天就出了車禍!被一個逆行駛的別克三排座的車給撞飛了4——5米遠,頭部鼻梁骨多處骨折又流了很多的血搶救暫無生命危險。肇事當時崔寶成雙手已經是捏住了雙車把剎住了車,自行車已經是在停止的狀態,對方沒有剎車,眼睜睜的看著對方的車逆行著一直向我撞來,并將我撞飛。(崔寶成幾十年里也沒有出現過任何的交通事故,因為我的一千多平米建筑面積被掠奪霸占,在我上訪期間我唯一的親舅舅在家中又被神秘失蹤后,我更加的小心再小心,平時都很少出門)。此案以故意傷害罪,正在追究之中。

 

4、我被搶救治療一個多月區里還是沒有任何的消息,在2016年7月18日我去區城建局找到了張健,張健說,“已經核實完了都半個月了,還沒有給徐副書記匯報”,理由是“高書記退休了,新的書記還沒有來無法向徐曉勇匯報”又說“高書記走之前就核實完了”,我心想高書記核實完了為什么就不給徐曉勇匯報完了在走呢?區城建局肯定有大問題。

 

5、2016年7月21日徐曉勇的接待日我又去了區信訪局見區委副書記徐曉勇我登記排了第三號,可是徐曉勇都接待了第十三號了,但是信訪局叫號的還是不叫我,12點都過了也沒有叫我,事實是蘇家屯區信訪局不知為什么根本就不安排我?我們只能是在堵徐曉勇出信訪局的門口,和2016年5月17日徐曉勇接待日一樣那次也是沒有叫我,我在副書記上車的門口堵上了他,我登記了也沒用,根本就不給安排這就是蘇家屯區信訪局的現狀、亂象。我們只能在門口堵他,(因為信訪局就是不法的貪污腐敗干部們的“土匪窩”,已經不是真正的為老百姓辦事了)。徐曉勇上車之前的幾分鐘時間我對徐書記說了,“區城建局張健說,半個月前我的案子就核實完了,還沒有給您匯報,理由是高書記退休了新的書記沒有來,核實的材料無法向您匯報,這是理由嗎?”,徐曉勇說,“新書記不來,看看指定一個主管領導,主管領導還得找你談,還說,你們分歧太大,我找他,讓他找你,你等著”。我又問“區土地局還有訴求,我上個月已經登記了還沒有給我答復”,徐曉勇說“土地局的事也是你訴求中一起的事嗎”,我說“是”,徐曉勇副書記說“那行,我知道了”,徐曉勇一邊說一邊上車走了。

 

6、2016年7月25日星期一我又去了區城建局找張健但他不在,我又去找信訪局主管城建局窗口的張文舉,“能否給聯系一下張健”,張文舉說,“不能聯系,以后就你的問題不要再來找我了”,我問,“為什么不能再找你”?他不答復我,然而就躲我,不是上廁所就是往其他辦公室去聊天,不知是為什么張文舉的態度突然就變了。

2016年7月28日我去區城建局找張健他不在辦公室,我給他打了電話張健在電話里說,“這兩天我在外邊開會,你星期一過來吧”,我只能再等5天了。

 

7、2016年8月1日星期一早9點鐘我去區城建局張健說,“區委副書記徐曉勇讓我問你一個問題,你有沒有具體的補償數額,比如計算準備要多少錢的補償”。我說,“第一、先確定沒補、少補、缺項的問題。其次關于補償多少錢的問題,我要求區政府按《沈陽市政府令第19號》補償規定和相關法令法規規定、公平公正的補償。第二、對誣陷誹謗我崔寶成上訪為“無理訪”的匯報問題,我有理訪也好、無理訪也罷區里應不應該告知當事人,應不應該按行政程序告知當事人為什么崔寶成是無理訪等給我一份書面的行政裁決”。張建說“知道了,我按你的意思向領導匯報(徐曉勇副書記),只要領導有指示我馬上就給你去電話,你把你的手機號碼告訴我”,后張健記下了我的手機號碼,讓我回去等待。

2016年8月10日我又打電話問張健,張健說“我前天就把你們的說法和意見的材料送給了區委徐曉勇副書記了,區里現在還沒有給我消息”讓我們再等待。

2016年8月16日我又給張健去了電話我問“現在是什么情況有沒有消息”, 張健說,“我沒有聽到徐書記什么指示,在等等吧,等我見到徐曉勇書記我在問問他”讓我們再等待。

 

8、2016年8月24日我又去了區城建局找張健問問什么情況,可是張健說“我被調出建工科了,昨天開始在愛衛科上班了”, 突然張健說“我不管你的案子了,我已經把你案子移交給了張文舉了”,我問是誰給你調出去的,張健說“局里”。在我案子最后的解決問題的程序上區城建局把主管我案子的人,唯一能聯系的張健給調走了。

 

9、2016年8月25日徐曉勇接待日我又找到了書記,徐曉勇副書記說“對照一下2011年的補償協議里有沒有沒補少補和缺項的,一項一項的對照后確定下來,老崔你說的好,按照在法令法規的規定補償”,對我企業補賠償和方案已經與區委領導和我達成了一致。最后說“你這案子還是歸張健管”。區委徐曉勇副書記如是說。我們很高興!(實際張健就是不管了,看來他的壓力很大)。

2016年8月31日我們按徐曉勇區委副書記的指示,對照2011年的補償協議把沒補少補和缺項的一項一項對比列出如下材料后讓張健同志轉交給徐書記,可張健說“我已經被調走了,我也不管了”,讓我把材料送給“區信訪局城建局口姓呂的同志(女)”我們只好送給了信訪局,幾天后我問呂同志,“信轉交給領導了嗎?”姓呂的說“我正好要給你打電話,這信我交不了”我說“為什么”,她說“我見不到徐曉勇書記”,我說“那你交給城建局的領導”,她又說“局長休假了、副局長不管、新的書記沒有來”,張健又不管了,我只好拿回了材料。(當時姓呂的同志很緊張,讓我趕緊快把材料拿走,不知為什么?)我們只好用郵寄的方式寄給了區委副書記徐曉勇。

10、2016年9月13日徐曉勇接待日我又找到了他,我問“徐副書記您接到我的信件了嗎?”(與2011年的補償協議內容對比沒補少補缺項清單對照材料),徐曉勇說“接到了,也看了材料”,又說“但不能聽你的一面之詞,區里安排分管領導后你們與區城建局一項一項的碰”,我問“什么時間安排分管領導”,徐書記沒有指定的時間。

徐曉勇又說;“據城建局反映都補了,沒有少補、缺項和沒補的”,又說“評估報告的章是真的,沒問題”,可是我們沒讓你們確定評估的章和公司有否有問題,而是該兩次評估公司都是區政府勾結而來的第一次評估為1177平米,第二次評估為297平米,為什么用第二次評估的297平米來對我們進行了不公正,而有大紕漏的來補償呢,對比2001年區城建局拆遷辦主任李輝給我們丈量的1304平方米建筑面積并給我們下發了補償清單的相比,少評估了1000多平米。徐書記怎么能按其說,全補了呢!還在耍賴嗎!其次、評估的297平米按每平米建筑面積173元人民幣強行給貨幣補償(當時在此地回遷住宅樓房的市場價是每平米為2500元),少補了多少倍呢。徐書記怎么能按其說,沒有少補呢!是不是在耍賴!談話中沒有政策性,無邏輯性,更沒有調查研究、語無倫次、胡言亂語,完全是區城建局一直以來的抵賴、不負責任、更不作為的簡單粗暴的行為和語言,對付我們。最后關于區城建局局長休假問題徐曉勇說,“不知道,哪不歸我管”,又說“你等城建局新的書記來再碰吧!”我問“什么時候來”,徐曉勇說“等等吧”。我又說“那就開聽證會吧”,徐曉勇書記避開該話題,因為區政府內還是那一幫“自己人”掌權,互相捆綁取暖的干部,不可能為我們說話,更沒有按黨的政策和法令法規來執行辦事,全憑面子,他們都是同事、哥們兒、誰害誰呀!可受侵害的群眾就永遠委屈著而繼續受著侵害,正義的訴求更得不到申冤和得以解決。黨的紀律法規,責任擔當在蘇家屯區里根本就沒用,實施不了! 他們說了不算、算了不說,真是正經和尚,念歪經,初始口惠而實不至,用了各種說法和手段拖我們至今,根本不作為,更沒有擔當,第一責任人,分主管責任人,責任方等都串通一氣,就是不給解決問題,用各種辦法手段推脫并且極力抵賴,本來說給解決的又拖至5個月后又變卦,又拉回原點,還是用城建局、國土局原始的抵賴語言進行抵賴。原區委副書記侯曉東(現區人大主任)在2012年也讓我們提交過兩次的補賠償清單,準備在框架內給我們進行補賠償后又反悔了不給補賠償了。蘇家屯區委區政府基本上是“臭肉”一塊,是“死豬不怕開水燙”。給老百姓解決問題,他們個人也有問題,不給老百姓解決問題,他們個人也撇不清侵占貪污的贓事,也就不作為而破罐破摔。區城建局、區國土局部門現只能在區委區政府內與書記、區長、副書記、副區長一起取暖,和尋求保護,在我們看來區委區政府領導,管不了城建局、國土局,還是怕他們?還是同流合污?真給他們面子。明顯的侵占群眾利益和貪污行為,他們視而不見,而還和不法黨員干部們一個鼻子眼里出氣。區委區政府和紀檢部門根本就是擺設,其根本就是“閑人”,不起好作用的“閑人”市井無賴型。在我們據理力爭和大量事實證據面前區委副書記徐曉勇同志最后說;“還是等區城建局新書記來再碰吧”!難道我們等了5個月還是等嗎?沒有區城建局的書記就不能解決問題嗎?前高書記沒退休前就核實調查完了,應該上交、匯報給徐曉勇書記,可區城建局高書記核實調查完了也沒有交給徐書記,不知道為什么?后來我找區城建局張健同志說,“高書記核實完后就退休了”,那局長呢,張健說“局長不管這事”,我們再交材料讓城建局領導轉交給徐曉勇書記時,但又說區城建局局長休假了,這是2016年9月2日的事情。他根本就是護著這些侵占百姓利益、貪腐分子的,都是利益相關的一窩子“老鼠”是與省委和中央對著干的,不干正事的“壞人”。難道黨和政府就白養這一幫誣賴嗎?連區委書記區長等主要領導都怕他們。紀檢委更不敢碰他們。即使區城建局新的書記上任了,對他們這些誣賴又能如何呢?又何時能上任呢、、、、、、?(通過與徐曉勇副書記談話我們感到徐副書記的阻力和壓力也相當大)。

綜上所述,基于前省委省政府和曾維時期的市委市政府都與蘇家屯區委區政府有著很默契的關系,其蘇家屯的真正的腐敗分子至今還享受著不法的利益,侵害和占有著我們的合法利益,至今被保護著更沒有任何級層組織和相關部門對他們進行追究。只有我們無奈的訴求著、、、、、、、、、

多年來我們一直沒放棄過,給各級領導一直寫材料和訴求,但沒有任何實際結果,而蘇家屯區委區政府以及區城建局、國土局、信訪局也利用各種機會和手段,耍弄我們至今!

黨紀國法,反腐以來的各種措施手段規定在蘇家屯區里根本就是對牛彈琴、而被他們一一破解,他們照樣掌權,為所欲為、拿著國家的俸祿,不干正事,且還侵害著百姓利益,拒不償還、迫于形勢,才用各種手段對付著百姓,最明顯的手段老套路,拖,——拖死了算!迫于形勢現在是有時有口惠,而回避實質問題,就是不辦實事。如沒有上級黨和政府的強制措施和手段進行整治和干預,不把蘇家屯區委區政府及區城建局、區國土局、信訪局的不法和不作為的領導干部徹底掃清,我的案子他們是不會實質面對,負責任的給我解決!(在其內部我敢負責任的說沒有什么好人)相當一部分已經蛻變為——人渣。給黨和政府丟了大臉、現了大眼。到今天我們不理解的是這么多年,怎么沒有人管!還是不敢管?聽說“對侵害群眾利益的案件,發現一起、查出一起”。我們再拭目以待!

乞盼!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給嚴格的核查核實進行懲治并對我們長期久拖不決的案子給予解決為盼!

崔寶成

??????????????? 2016年9月25日

? 詳情請看我們的網站:www.nxzskm.tw

?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 電話:18310303657

附;

?1、與2011年補償協議內容對比沒補少補缺項清單對照材料一份。?????????????????????????????? 2016.8.31.

2、致沈陽市委書記和市長的一封信????? ???2016.6.13.

3、致蘇家屯區委書記和區長的一封信?????? 2016.4.11.

4、關于蘇家屯區委副書記侯曉東同志擬提任轉區人大主任的評議。????? ???????????????????????2015.12.7.

 

开43连码是什么 3d开奖今天结果 腾讯欢乐麻将下载安装 东北穷胡麻将技巧 wnba比分直播及数据 皇冠比分网即时比分 localhost 篮球比分直播新浪 民间现实二人麻将玩法 500比分下载 3d试机号走势图 期货配资分仓合法吗 qq麻将作弊器安卓版 bet007足球比分网 皇冠比分网网址 正宗广东麻将推倒胡 江苏十一选五直播视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