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43连码是什么|6码复式三中三复试图片

 

一墻之隔房屋補償

相差巨大

 

群眾身邊的腐敗問題,我們舉報、控告了十多年,沈陽市委府、蘇家屯區委府“燈下黑”沒人管!

 

我金馬青銅《合資企業》一墻之隔的“防盜門廠”他能“自拆自建自銷”近一萬平米、外加兩層800平米門市房。也就是說,防盜門廠“能”“自拆自建”而他們的1300多平米建筑面積得到了(相當于2500萬的補償款)。防盜門廠的1300多平米建筑面積,每一平米都得到了高額的利潤和豐厚的補償。?? ?????????????????????????????????????????????????

而我們《合資企業》的1300多平米建筑面積,卻不同意“自拆自建”。 反而,“一千多平米”建筑面積又被侵占、被掠奪,分文不給補償。其次,對297平米有產權證房的建筑面積又強行的給貨幣補償價格為每平米按173元人民幣補償(共計5萬)。也就是說我們企業的1300多平米建筑面積只補償了5萬元人民幣。因此,我們不同意。而被區委區政府非法強暴拆除,財產損失巨大。

1、我們《合資企業》土地面積為2672平米,比防盜門廠大很多。

2、建筑面積為1300多平米(其中有房證房297平米,也比防盜門廠大很多)。(防盜門廠,有房證房不足100平米)。

3、我們《合資企業》地理位置緊鄰桂花市場北側,十字、大馬路角、兩邊都是門市房,是個“黃金地段”,位置比防盜門廠好的很多很多。

就是這樣位置的企業“一千多平米”建筑面積被侵占、被掠奪,分文不給補償。對297平米有產權證房建筑面積又強行給貨幣補償按每平米173元人民幣。(當時,在這里回遷的“住宅”樓房的市場價格是每平米為2500元人民幣)。比回遷住宅房的市場價格還低了14倍多。其次,我們企業的產權證和土地使用證上注明的用途都是工廠,因此,對我們的補償就更不合理了。

 

本應按當時2003年3月1日起施行的《沈陽市政府令第19號》的規定補償,是應該給產權調換我們《合資企業》當時原廠房同等建筑面積1304平米(在我企業土地上新建的非住宅)門市房的補償是正確的。可是區里就連一平方米的門市房或回遷房都沒有給我們合資企業。連合資企業一點的生存機會都不給。

 

一墻之隔、同等權力、拆遷補償,相差巨大。就是這樣的腐敗問題,我們舉報、控告十多年了、沒人管!

 

全文如下;

???

 

 

信 訪 控 告 書

 

 

 

沈陽拆遷房,百姓就遭殃。我是遼寧省沈陽市蘇家屯區我叫崔寶成,我兩個企業在1999年和2003年7月前后都被區委區政府非法強拆。當時我們不是不同意拆遷,是因為他們補償太不公平、太欺負人,太野蠻,我《中外合資企業》在黃金地段(位置緊鄰桂花市場北側,路邊現為門市房)經營十年土地面積為2672平米(四畝多地)注明的用途都是工廠。廠房面積為1304平米(其中有房產證房297平米)可是區里霸王協議只給產權證房補償僅5萬元人民幣(五萬元)。注;(評估報告中有記載)。詳情請登入我們網站www.nxzskm.tw
本應按當時2003年3月1日起施行的《沈陽市政府令第19號》的規定補償,是應該給產權調換我們《中外合資企業》原廠房同等建筑面積1304平米的(非住宅)門市房的補償是正確的。可是區里就連一平方米的門市房或商品房都沒有給我們合資企業。連企業一點的生存機會都不給。
1、對1007平米建筑面積沒有給我們補償。被政府截留貪污至今抵賴不償還,沒人管。
2、對有房產證房按每平米173元人民幣強行給貨幣補償。比當時回遷的住宅樓房市場價格還低了14倍多。
 3、我們《中外合資企業》在2003年7月被政府違法強拆后8年時間里又不給我們分文補償,后在2011年主管我案子的侯曉東和區信訪局周副局長等所謂給我們強行“結案”當天他們又在協議書上做了手腳,在我們不知情的情況下,在沒有任何區信訪局人員向我們公示和告知的情況下而合伙欺滿了我們。我們回到家辭詢律師才發現,與區建管局的協議書上,他們把甲方單位的章給(掉包了)換掉了一個(個體戶)誠達物業公司根本就不是拆遷單位,更沒有主體資格。他們目的是推卸責任。【因此,區建管局(這個流氓拆遷單位)事實上違法強拆12年之久至今還沒有與我們合資企業達成任何的補賠償協議,更沒有補償我們合資企業一分錢這是事實】。
4、2011年主管我案子的侯曉東和區信訪周副局長等還是按八年前我們沒有同意的原始的霸王協議來給我們強行“結案”,在原始的霸王協議里沒有給我們增加一分錢,更沒有與我們任何協商的情況下,(我們兩個企業被政府違法強拆后8年時間又不給分文補償,在2011年的春節前我們多次要求區委區政府拿點過年錢、還債錢都不給)春節后給我們強行“結案”。落井下石。當時,區信訪局周副局長對我們說“你們的案子已經“結案”了錢就這么多愛要不要,以后就崔寶成的案子不要再來找我們了,我們也不管了”,然而強行“結案”。當天他們又強行給我們附加了條件,讓我照抄區信訪局擬好的“息訪保證書”不照抄、不簽字、不給錢。和白毛女里的地主惡霸黃世仁對楊白勞逼債賣身是一樣一樣的。我們生活所迫(我有現場錄音)。區信訪局周副局長說“不簽字不給錢,誰傻呀”。這是“自愿”還是被自愿。這就是沈陽市蘇家屯區委區政府的信訪局。這就是在主管我案子的侯曉東授意導演的“結案”現場一幕。

  1. 所謂,強行“結案”后,我們對沒有給我們補償的一千多平方米房產面積等問題按信訪程序提出復查但他們又不給復查。一紙“不予復查告知書”打發了我們。

? 2013年11月在一次接待日區委副書記侯曉東、區信訪局劉副局長(女)等為推諉卸責,又改口說“你們放棄了”(指沒有給我們補償的一千多平方米建筑面積)純粹的流氓混蛋邏輯。之前8年時間里我們一直在訴求,要求補償給我們一千多平方米房產面積等,為什么不給我們補償?在訴求的這8年期間里有“張文岳省長包案”、有“省委李克強書記包案”、有“省委秘書長、省信訪局局長賈德茂代表省委親自督辦我們的案子”并指示區里主管侯曉東“不能漏項、不能缺項、不能少補”當時為什么不執行?那時我們也“放棄”了嗎?我們放棄的手續又在哪里?他們妄想把截留貪污的房產(門市房)變成貪腐干部們的“私有或合法化”而逼迫讓我們照抄“息訪保證書”不寫不給錢,就是強制我們放棄,壓制我們“自愿放棄”。這才是區委區政府截留貪污腐敗干部和副書記侯曉東等不法干部們的真正目的。所以他們現仍打著強加于我們的“息訪保證書”的名義,仍然拒絕償還我們被政府截留貪污的拆遷補償款和被侵占的一千多平方米建筑面積(門市房)等我們的合法財產。這是不爭的事實。況且區委區政府至今還掩蓋、隱瞞我們被他們截留貪污的拆遷補償款和一千多平方米建筑面積(門市房)在誰手里?誰在操控?誰在受益?請蘇家屯區委區政府共產黨領導干部和人民政府領導干部請你們給我們公示一下行嗎?所謂“息訪”實際上就是他們在保護截留貪污的不法分子。其“息訪”,能超越憲法和相關法律法規嗎?能超越黨的紀律和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嗎?就拿“息訪保證書”說事,保護他們陰暗面和混蛋邏輯。

  1. 再看強行“結案”前,造謠誣陷誹謗我崔寶成上訪為“無理訪”的“匯報”是區里有預謀的迫害我們的事實。但區委副書記侯曉東、區信訪局劉副局長(女)說這是“組織決定的”,我們問是哪個組織決定的?負責人是誰?我們要求追究責任,他們不語。他們就這樣保護了“組織”。區委副書記侯曉東、區信訪局劉副局長(女)以其侵占侵犯百姓利益的對付我們的手段如同小日本國的右翼分子侵犯我國釣魚島,妄圖以日本國有名譽購買私有化、合法化、的惡劣行徑,從性質上是一樣的,手段手法如出一轍。卑鄙無恥!他們是不是在替日本右翼分子在中國當政,攪亂中國和百姓與水火之中。值的深思和警惕。注;是不是埋藏在中國東北地區很多日本特工情治人員及幾代后裔攪于區委區政府之中、攪于市委市政府之中。他們有可能利用官商、官匪、黑社會(流氓地痞市井誣賴)這個檔口報復、、、、、、?要十分時刻的警惕。望省委組織等高度重視。

? 2007年10月30日我在上訪期間我親舅舅在家中被神秘失蹤“活不見人,死不見尸” 這是個巧合嗎?(是我企業打更十多年的老職工)報案公安局至今9年了不能破案。
7、同一鄰里地區企業補償數額懸殊巨大。
(1)我們合資企業的東側100米處陳電工家小廠(有房產證房為60平米左右)但是當時他得到的補償款為100多萬元。
我們中外合資企業位置緊鄰桂花市場北側路邊(現為門市房),企業建筑面積為1304平米(其中有房產證房為297平米)廠房高有6米至8米,內有3組3噸和5噸的天吊,40多米長雙軌天吊的設備等,土地面積為2672平米(四畝多地),但總的補償款是100萬元。區政府有沒有補償規定?補償差距為何這么大?陳電廠是1998年動遷,我合資企業是2003年被違法強拆更不符合常理。

  1. 我們大格鎮第五生產隊老尹家奶牛場土地面積不足3畝,位置在稻田地里,可是他們得到的補償款是400多萬元。

? 我合資企業4畝多地,位置緊鄰桂花市場北側路邊是黃金地帶(現為門市房)但是總的補償款為100萬元。蘇家屯區委區政府權力任性、為所欲為、拆遷補償款的去向不公或截留貪污當然在所難免吧?

  1. 區委區政府2003年7月對我們合資企業是斬草除根。

? 但是對我合資企業一墻之隔的防盜門廠是這樣關照;其原防盜門廠有房產證房不足100平米,土地面積也不足2000平米。但區委區政府在2002年不知是根據什么法令法規私下批準;防盜門廠“自建自銷”兩棟商品樓房近一萬平米外加800平米的兩層門市房(當時這里的商品房的市場價格每平米是2500元)。防盜門廠當時的銷售額應達2500多萬元。
以下就是當時當政的主要領導。(2001年——2003年9月期間)
當時蘇家屯區委書記是聶洪升(現沈陽市人大常務委員會副主任)。
當時蘇家屯區長是劉鳳海(現遼寧省政府辦公廳黨組成員、省政府駐北京辦事處主任、分黨組書記),
當時原沈陽市市長是陳政高(遼寧省省長,現住建部部長,中央委員)。
8、2012年8月遼寧省省長陳政高派省公安廳人員到遼寧、大連和北京等以我“侮辱”“誹謗”罪抓獲我以及我的全家人,又非法刑事拘留我十天,并在看守所里我又受到了非人的待遇,明知我腰痛貼著黑膏藥,我睡著后有人故意往我褥子上尿尿一個號里20多人中只有我的褥子上全部都是濕濕的,這是陳政高省長給我的“特殊照顧”嗎?十天后我被無罪釋放。且釋放我的前幾天里兩位公安人員每天都讓我寫下出去后不許告他們的保證書共三次三份不告他們的“保證書”我才被無罪釋放。可能一份給陳政高、一份給公安局、一份可能私下存留,已防變數?他們這種讓我寫三份“不告他們的保證書”的誣賴手段,是和侯曉東及區信訪局強加于我們的“息訪保證書”的誣賴性質是一樣一樣的。從這兩份“保證書”上看,蘇家屯區委區政府行政手段上和欺壓百姓的惡劣本性。真是亦陰亦陽、亦陽亦陰啊!
我們在維權之中指責陳政高他就定我為,所謂的“侮辱、誹謗罪”抓我全家人并非法刑事羈押我。我們被陳政高及蘇家屯區委區政府不法的截留貪污腐敗的無恥之徒們“侮辱誹謗”我崔寶成上訪為“無理訪”、我的千平房產被侵占被截留貪污卻沒人懲治他們,這個社會還有公平公正嗎?正義存在嗎?因為他是中國共產黨的精英中的“精英”(中央委員),就可以為所欲為的侵占截留貪污百姓財產嗎?強奸百姓嗎?草菅人命嗎?
2015年7月我在區里維權上訪,區委區政府不但不接待、不給解決問題反而還非法拘留我,在一個月里就被區委區政府拘留兩次,第一次5天,第二次是15天。實際就我一個人根本就沒有違反和影響任何工作秩序、社會秩序和治安。他們這是違憲的、違背人權公約的、剝奪人身權力的、惡劣行徑。是犯罪,是權力的任性。
目前我的狀況是十多年來至今我全家人無家可歸、我帶著小兒子飄伯在外租著房、還有很多外債沒有還、我已被他們弄得傾家蕩產、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度日如年,冤屈無昭日。
我們強烈要求“天兵天將”下凡來整治“大老虎”級的保護傘和沈陽市蘇家屯區里蒼蠅、蚊子滿區飛的(黑政府)來對他們這些(黨渣、壞仙兒)進行清洗整治。我們等待著、抗爭著無休止,直至合法利益得到保護和解決。
崔寶成?????? ?????????????????????????2015年12日22日
詳情請登入我們網站www.nxzskm.tw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手??? 機:18310303657

附:
1、2015年12月18日發給省委李希書記留言板的信。
2、這是2015年非法兩次拘留崔寶成被抓捕現場照片。
3、蘇家屯區委副書記現在剛剛擬提任的區人大主任侯曉東等干的壞事!保護貪腐、侵犯人權、違反人性、非法拘禁、欺壓百姓。

 

 

开43连码是什么 河北麻将游戏下载 欢乐麻将怎么作弊 山东11选5 qq欢乐麻将全集一周年版 东北麻将技巧必胜 吉林麻将頂中顶怎么玩 在线理财平台有哪些 500万完场足球即时比分直播 nba比分网90s 新浪彩票比分直插 湖南麻将258规则 德州有麻将群吗 25选7开奖结果今天 幸运飞艇吧 电子竞技比分网王者荣耀 竞彩比分直播新浪爱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