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43连码是什么|6码复式三中三复试图片

疑問:我們寄給省檢和最高檢的諸多信件,都被誰給扣押了?為什么沒有任何的消息呢?

難道,省檢和最高檢內部也安插了蘇家屯區城建局等貪腐干部的內線嗎? 太可怕了?

情況問題反映

2019年4月1日我們將“情況反映”等申訴材料寄給了最高檢察院黨組第二巡視組。我們根據與沈陽市誠達物業責任有限公司合同糾紛一案不服一二審判決,申訴再審于省高級人民法院,由于對省高法判決內容有異議,2019年5月20日申請申訴至省人民檢察院,并同時等待消息和回答。

后于2019年6月18日我們接到了沈陽市人民檢察院信訪室(號稱一號信訪員)來電話,他說“接到最高檢察院巡視組轉到省檢,省檢又轉到我們市檢察院的你申訴的材料”并讓我們改寫申訴材料,不讓我們申訴省高法的判決。按要求帶著判決書原件等及我企業的材料公章等于星期四上午(20日)到市檢察院信訪室。我們按約到市檢信訪室后,由一名女同志和一名青年小伙子接待了我們,并讓我們交材料等,年輕的信訪接待人員,看材料后讓我們把有關于省高法的部分全部剔除,不讓我們提省高法的事。并說“你這個案件只能在市檢察院申訴”,也就是讓我們重新申訴于市檢察院,也就是不讓我們申訴于省檢察院。

我們也清楚市檢察院對省高級法院關于該案沒有管轄權,更沒有對省高級法院判決書否定和認定權,更無權撤銷省高法對該案的判決書。為什么又讓我們在市檢察院重新申訴呢?那省法院判決書如何處理呢?我們認為這是市檢察院的又一個“圈套”。最后,市檢察院信訪接待的女同志說,那你們寫個接待過程和意見,我們沒有完全按她的指導寫就【其內容見附件1;】。

綜上所述,我們認為在市檢察院的申訴時段已過,市檢接待人員包攬該案讓我們重新申訴于市檢并不讓我們提及省高法的判決書的事情。純屬是誤導我們,是違背法律的不正常的行為。市檢的錯誤行為,這是明顯的不解決錯案。還把不解決該案的責任歸于我們承擔。這樣的司法機關太可怕了,是不是很黑暗。望省檢察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及最高檢察院黨組巡視組等領導,核實核查該案認真嚴肅處理公平公正對待我們的申訴案。

謝謝!
附;市檢接待過程和意見書,一份。

 

情況問題反映人: 崔寶成

2019年6月23日

聯系電話:1831 0303 657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再請看;該《全國檢察服務熱線》給崔寶成的手機上發來的信息。該信息是否真實?市檢是否一直在誤導我們?請有關領導實查。

該《情況問題反映》信件,我在以下時間,已用EMS特快專遞,已寄給了遼寧省檢察院檢察長,可是至今沒有任何的回復。什么人在扣押我們的信件?請領導實查!
2019年06月23日【104 194 827 7330】。
2019年07月07日【108 095 394 8823】。
2019年07月22日【108 095 396 0223】。
2019年08月06日【108 095 397 2123】。

該《情況問題反映》信件,我在以下時間,已用EMS特快專遞,已寄給了遼寧省檢察院檢察長,可是至今沒有任何的回復。什么人在扣押我們的信件?請領導實查!
因此,同時在以下的時間又寄給了最高檢察院檢察長。
2019年06月23日【104 194 827 9530】。
2019年07月07日【108 095 394 4323】。
2019年07月22日【108 095 395 6223】。
2019年08月06日【108 095 394 6523】。

該《情況問題反映》信件,我在以下時間,已用EMS特快專遞,已寄給了遼寧省檢察院檢察長,可是至今沒有任何的回復。什么人在扣押我們的信件?請領導實查!
因此,同時在以下時間又寄給了最高檢黨組第二巡視組(遼寧)組長。
2019年06月23日【100 248 285 1126】。
2019年07月07日【108 095 394 0923】。
2019年07月22日【108 095 395 2823】。
2019年08月06日【108 095 394 2623】。

以下時間,我們在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等部門進行申訴和反映。
2019年5月20日在最高人民檢察院審判監督庭,反映。
2019年4月1日將“情況反映”等申訴材料又寄給了最高檢察院黨組第二巡視組。
2015年1月15日在最高人民法院網上申訴信訪平臺,反映。
2014年3月13日在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再審申請書。

監督申請書

申請人:沈陽金馬青銅工藝品有限公司
原住所地:沈陽市蘇家屯區湖西街青松西路46巷22號
法定代表人:崔寶成,系該公司總經理
電話:18310303657

被申請人:沈陽市誠達物業管理有限責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苗英鵬,系該公司董事長
住所地:沈陽市蘇家屯區桂花街48號

請求監督事項;
1、申請人因不服蘇家屯區法院民事判決書(2011)蘇民二初字第634號, 因不服沈陽市中級法院民事判決書(2012)沈中民二終字第190號,和遼寧省高級法院民事裁定書(2012)遼審一民申字第00450號,特提出檢察監督申請。
2、監督請求最高人民檢察院對蘇家屯區法院民事判決書(2011)蘇民二初字第634號,沈陽市中級法院民事判決書(2012)沈中民二終字第190號,遼寧省高級法院民事裁定書(2012)遼審一民申字第00450號提出抗訴,監督人民法院撤銷該判決,依法再審。
事實和理由;

一、本案基本概述:
申請人首先對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書(2012)遼審一民申字第00450號,中提出被申請人受區政府城建局“委托”。這是沒有根據的,是缺乏證據的,申請人表示不服。
據我們所知,從初審、到二審的庭審過程中,根本就沒有涉及“委托”問題。省高法既沒有給開庭審理,更沒有進行過“質證”程序的情況下,省高法就下了“裁定書”。該裁定書中就出現了關鍵的;“受沈陽市蘇家屯區城鄉建設管理局委托的被申請人達成拆遷補償安置協議”了呢?可是,申請人至今也沒有看到過該“委托書”或“委托協議”。其,違背了國家行政法和法規是屬于無效的應予撤銷。

二、2009年后在我們生活和生存危機、債臺高筑、我幾次要求區政府給我們解決房屋拆遷補償問題,他們根本就不理睬。2011年春節后區信訪局周春陽副局長跟我們說:“你們的案子“結案”了,錢還是那么多,還按原始協議給付補償款,你要錢就簽字,不要我們也不管了”,其強行“結案”。該原始“霸王協議”是對我企業被截留侵占的廠房建筑面積等根本就不給補償。明顯乘人之危、城下之盟,更違背了我國《合同法》第52條規定。

三、2011年在區信訪局給強行“結案”現場沒有任何人跟我們明示是和民營企業簽協議。更沒有出示委托書和委托協議。當我們回到家后才發現“協議書”的甲方落款卻是“誠達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的章。落款章是法人代表苗英鵬,可是其人根本不在現場。我們通過工商局查詢就是一個民間民營物業管理公司。其民營公司根本就沒有主體資格與我企業簽署拆遷補償協議書的資格,因視為無效。
其次,在區政府自己擬定而強行讓我照抄簽署的所謂“息訪保證書”中明確給規定了“我愿意與拆遷單位達成協議”,這是他們提前擬定好的。對我企業1304㎡建筑面積都不給補償且強行讓我們在息訪保證書上簽字,不簽字不給賴以生存的錢,并且不允許我到任何國家機關上訪。可區政府區城建局違法違規的給一個民營企業公司開具了委托書和委托協議也是為這句話“鋪墊”的嗎?一個民營公司能代行區政府的行政職能嗎?
對被他們給截留侵占的1007平方米建筑面積和73平方米建筑面積,應該按照《沈陽市政府令第19號》和國務院令第116號《村莊和集鎮規劃建設管理條例》、建設部在2008年施行《城鄉規劃法》的相關規定;對2008年以前在我企業閑置的土地上根據企業生產需求興建的無證廠房都應該給予補償。可卻被區城建局和國土局給非法截留侵占了而至今不給償還,這也是我企業的主要訴求。雖然區國土局少給我企業補償了73㎡建筑面積等可是在這個協議上國土局是蓋了本局的章!區城建局為什么就不敢蓋本單位的章而找一個“替身”呢!這充分說明區城建局是違法違規的。一個國家政府行政機關參與民間民事訴訟行為是有問題的,是非法的。
綜上所述,申請人認為政府行政部門干預司法,干預民間訴訟行為是違法的。但在申請人這個訴訟案中,蘇家屯區地方法院、市中級法院至省高法和蘇家屯區政府行政部門及誠達物業公司違法違規并共同侵害申請人的合法權益和財產損失是事實。申請人認為一二審的審判和省高法的裁定存在問題嚴重,存在法律嚴肅性、客觀性、公正性、合法性的問題。一二審和省高法裁定不能維護國家法律的形象和尊嚴,不能保護公民的合法權益和經濟利益。特向最高人民檢察院審判監督庭提請法律監督,申請抗訴。

此致
 最高人民檢察院審判監督庭

申請人:沈陽金馬青銅工藝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崔寶成

2019年5月20日

附件:
1、民事再審申請書,一份。
2、一二審判決書,省高法裁定書,各一份。
3、舉報信(張少波科長),一份。
4、(鏈接)情況反映,一份。
5、拆遷補償協議書,息訪保證書,各一份。
6、工商局《企業資料查詢卡片》,一份。
7、公司營業執照,一份。
8、法定代表人身份證明,一份。
9、身份證(復印件),一份。

情 況 反 映

最高人民檢察院審判監督庭

沈陽金馬青銅工藝品有限公司與沈陽市誠達物業管理有限責任公司的(房屋拆遷安置補償糾紛一案)我們不服“遼寧省高級法院民事裁定書(2012)遼審一民申字第00450號”。
2014年3月18日和8月19日我兩次把【1、民事再審申請書,2、初審判決(2011)蘇民二初字第634號,3、二審判決書(2012)沈中民二終字第190號,4、省高級法院民事裁定書(2012)遼審一民申字第00450號,5、對省高法民事裁定書提出質疑說明】等,用快遞的形式郵寄給了最高法院審監廳,(快遞編號為;1005846207702、1015072207408)。可是,沒有任何回復。
因此,2015年1月15日我又在“最高人民法院網上申訴信訪平臺”,再次提交了申訴狀;網上提示“申訴編號為20150115000017號案件保存成功!”。
可是,后來我在“最高人民法院網上申訴信訪平臺”查看到申訴狀態時顯示還是未提交的狀態。同時又把原申訴編號;20150115000017號,給修改為;20150115000034號,這又是怎么回事呢?證據請看【附件2;照片4張】。
因此,我給“最高人民法院網上申訴信訪平臺”指定的電話(010-67550431)去了電話,我問;“申訴狀我們提交成功了,為什么還沒有給我們回復呢?我們提交成功了,為什么又出現未提交的狀態呢?原有的申訴編號,怎么又給修改了呢?”等等,對方說;“法官有沒有回復你不要問我了,我們不是法院人,我們只負責這個平臺”,他又說“你們提交成功了就沒有我們的事了,他們什么時間回復?有沒有回復,這與我們沒有關系了,我們不是法院的人”。“最高人民法院網上申訴信訪平臺”也沒有進一步答復和說法了。
至今沒有給我們任何答復,要求最高人民檢察院審判監督庭 領導給予關注并給予我們協助指導。

謝謝!

崔寶成

2019年5月20日

附件;

1、2014年3月18日和8月19日郵寄最高法院審監廳的快遞復印件。
2、原“申訴編號;20150115000017號”“修改為;20150115000034號”的網上狀況,等。(照片4張)
3、最高人民法院網上申訴信訪平臺“申訴內容”(2015年1月15日)

情 況 反 映

對遼寧省高法裁定書等提出質疑說明

最高人民檢察院審判監督庭;

我叫崔寶成,是沈陽金馬青銅工藝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系該公司總經理。關于我們公司與誠達物業管理有限責任公司訴訟一案,由蘇家屯區法院判決后我們不服。上訴于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然后我們不服又申訴于省高級人民法院,然而省高級法院裁定書中就出現了嚴重問題。我們不服省高法裁定書。特將該案始末情況介紹如下:

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書(2012)遼審一民申字第00450號,中臆造“委托”二字,是初審被告,還是二審被上訴方提供了委托證據呢?我們怎么不知道?而且,我們至今都沒有見到過委托書或委托協議。
其一、該一審、二審判決書中都規避了我們的訴求,被告沒有與我企業簽署拆遷補償協議的主體資格問題。
其二、該拆遷補償協議違背了我國《合同法》第52條規定,我們不服上訴于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可是該院回避了我們的上訴請求,維持原判。
其三、根據一二審庭審下達判決中根本就沒有涉及到拆遷補償協議的委托問題,在庭審過程中更沒有出示過委托書等證據,更不存在質證的過程。后于2012年3月16日我們申訴于省高級法院要求再審。可是,省高法又沒有給開庭,更沒有對該“委托書”進行過質證程序,就下了該裁定書。我們認為是不符合法律規定的,更表示不服。以下說明:我們與誠達物業公司簽署拆遷補償協議的事實過程。
以下說明:我們企業在被蘇家屯區政府違法違規違紀強暴拆除中進行了訴訟六年,共獲48份行政判決和裁定書。沒一份起到過任何效果,更無法執行判決,做的完全是“夾生飯”,根本就無法執行,也不給執行。
無奈,我們才走上了信訪之路。十多年卻無人理會我們。2011年在過年后,區委區政府信訪局通知我們到區信訪局。區信訪局周春陽副局長對我們說;“你們案子區里研究了已經結案了,錢還是那么多,還按強拆前原協議書執行,想要錢就簽字,不簽字我們也不管了”。就是強行結案。但是,該“霸王協議”對我企業被截留侵占的建筑面積等財產根本就不給補償。(這也是我們信訪的主要訴求之一)。該“協議書”根本就是違背了我國《合同法》第52條,顯失公平公正原則的城下之盟,他們單方面強行結案。但我生活和生存危機,債臺高筑等威脅著我們。曾幾次要求區政府救助我們的生活和居住問題,甚至過不去的春節,他們根本就不理睬。后就出現了以上所述,和區城建局簽署拆遷安置補償協議書的場面。當我們回到家后仔細一看“協議書”的甲方落款卻是“誠達物業管理有限責任公司”的章。我們才感覺受欺騙了。
因為,簽協議現場有區信訪局人、區國土局和區城建局拆遷辦師秀華會計(女)等人在場,(我們當時并不知道師會計她已不在區城建局拆遷辦工作了,后聽師會計說她在誠達物業公司當書記了)。而且在現場沒有跟我們明示是和民營企業簽署拆遷補償協議書,更沒有出示委托書和委托協議。區政府行政職能怎么能讓民營企業代行呢!而協議落款章是法人代表苗英鵬,可人沒在現場(如果苗英鵬在現場簽字,我們就會發現不是區城建局與我們簽協議了,我們也就不會和民營企業簽該協議了),所以當時我們誤認為是區城建局跟我們簽署的協議。后我們通過工商局查詢驗證了其公司身份根本就不是區城建局單位簽署的。而該協議書是區政府和誠達物業公司他們早就擬定好的,沒有給我們協商余地。看來,區信訪局、區城建局、區國土局、包括誠達物業公司等,給我們擺了一個迷魂陣,并打了一套迷蹤拳想這樣就打發了我們!
實際他們的目的是想擺脫政府的行政責任,掩蓋其不法干部截留侵占侵害我們合法財產的犯罪行為和至今不給我們補償為目的,盡其各種不法之能事進行抵賴至今。在后來我們不斷經過信訪強烈要求和上級黨委的干預下,蘇家屯區委和政府部門終于在2013年開始接見了我們,在交涉中我們提出為什么是(民營企業)和我們簽協議,而不是區城鄉建設管理局單位和我們簽署協議?區國土局就敢蓋本單位的章,沒作假。他們啞口無言不回答。而且,至今沒有任何人和單位給我們出示過“委托書”、“委托協議”。 可是省高法怎么就在這份裁定書上為蘇家屯誠達物業公司添補了“委托”這個空白了呢,依據是什么。是國家行政法規規定的嗎!如有委托書和委托協議也是違法的,更應為無效的,應核查核實給予我們質證!
我們起訴誠達物業公司本是民間民事訴訟行為,與區政府行政部門本身沒有關系,而區政府卻主動摻和進來,用不法的行政手段和違法的委托書等來保護這個民營企業利于不敗訴之地。同時,實際上是保護了區政府的不法干部。更可怕的是省高級法院卻錯誤的迎合了他們。如果是刑事案件那就是草菅人命!我們認為是不負責任的及不嚴肅的!影響甚壞。
我們于2011年6月22日起訴誠達物業管理有限責任公司的主要訴訟請求是誠達物業;并非申請人的拆遷主體,不具備簽訂本案所涉拆遷補償協議的主體資格,其所簽署的拆遷補償協議更違背了國家合同法中公平公正原則等相關規定,應屬于無效。
其次,在區政府自己擬定的所謂“息訪保證書”中明確規定“我愿意與拆遷單位達成協議”。區政府出具的“委托書”也是為這句話“鋪墊”的嗎?可偏偏區政府違法違規,卻讓一個沒有主體資格更不著邊際的民營企業簽署拆遷補償協議。在我們這個訴訟案中,蘇家屯區政府和誠達物業公司與省高級法院是有串通的,我們不懂法,省高法法官不懂法嗎!蘇家屯區政府行政部門和誠達物業公司違法違規,他們看不出來嗎!望請最高人民檢察院審判監督庭給予核查,詳查該案是否公允,以正視聽。

情況反映人: 崔寶成

2019年5月20日

聯系電話:1831 0303 657
郵 箱:[email protected]

最高人民法院網上申訴信訪平臺

【申訴編號為20150115000017號案件保存成功!】

以下是“申訴內容”;

我沈陽金馬青銅工藝品有限公司與沈陽市誠達物業管理有限責任公司的(房屋拆遷安置補償糾紛一案)在我們不知情的情況下與“誠達物業”簽署協議。當時沒有明示、出示任何委托書等。后直至省高院再審被裁定“駁回再審”我于2014年3月13日以快遞的形式郵寄申訴狀。申訴于最高法院審判監督廳。(單位收發章收)該申訴內容主要提出省高級法院有徇私枉法,舞弊的行為,其;一,二審從庭審到判決都沒有提出過被申訴方有“委托書、委托協議”更沒有當庭質證過“委托書、委托協議”等。省高級法院的再審裁定中卻出現了“委托”二字,再審過程中,也沒有通知我方就下了裁定書,怎么出現“委托”,更沒有過質證。怎么能出現在省高法的再審裁定中,被申訴方被“委托”了呢?替被申訴方蒙混過關還是徇私舞弊而枉法裁判?望最高院審判監督廳大法官給予公正裁判。并予以糾正。
1、 初審判決(2011)蘇民二初字第634號
2、 二審判決書(2012)沈中民二終字第190號
3、 再審(2012)遼審一民申字第00450號
4、 對省高法民事裁定書提出質疑說明
以上材料和其它相關文件均于2014年3月13日并寄于最高院審監廳。查閱!(我們意在最高法網上進行查詢以關注進展)。

民事再審申請書

申請再審人(二審上訴人):沈陽金馬青銅工藝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崔寶成,系該公司總經理
住所地:沈陽市蘇家屯區湖西街青松路46巷22號
被申請人(二審被上訴人):沈陽市誠達物業管理有限責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苗莫鵬,系該公司董事長
住所地:沈陽市蘇家屯區桂花街48號

申請再審人沈陽金馬青銅工藝品有限公司因與被申請人沈陽市誠達物業管理有限責任公司房屋拆遷安置補償合同糾紛一案,不服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2012)沈中民二終字第190號民事判決和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2012)遼審一民申字第00450號《民事裁定書》,現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九條之規定,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
一、再審請求:

1請求撤銷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2012)遼審一民申字第00450號《民事裁定書》
2.請求撤銷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2012)沈中民二終字第190號民事判決;
3.請求判決申請再審人與被申請人于2011年5月31日所簽《金馬青銅工藝品有限公司拆遷補償協議書》無效。

二、申請事由: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九條第一款第二項“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不足的”;第一款第三項“原判決、裁定適用法律確有錯誤的”,特申請再審。

三、具體事實和理由:
1.申請事由一: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九條第一款第二項,具體理由如下:
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認為“協議簽訂后,上訴人沒有請求變更,亦未請求撤銷,并按照此協議書載明的補償款數額,收到的補償款,說明上訴人對此認可”,并據此推定,申請再審人所簽該協議是自愿協商一致的真實意思表示,申請再審人認為這一推定缺乏事實依據。
⑴.2011年5月31日,申請再審人法定代表人崔寶成被沈陽市蘇家屯區信訪局通知前去簽訂涉訟協議書時,距申請再審人被蘇家屯區房產局違法強拆已近九年,為了維護公司及外國投資股東的利益,公司法定代表人崔寶成在漫長的九年里通過訴訟、上訪的方式,從區里、市里到省里、中央有關部門,無數次的奔波,早已是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債臺高筑、東躲西藏!當區信訪局的工作人員告訴他只要在協議書上簽字息訪,就可以拿到170余萬元,否則……在此情形下,崔寶成有得選擇嗎?此前,崔寶成從未接觸過被申請人一方,更談不上協商,所謂協商一致又從何說起。城下之盟——在絕望中的一絲喘息,還可能是真實意思表示?崔寶成簽完字的當天,的確收到了170余萬元的所謂拆遷補償款(這與數以千萬計的損失相距甚遠),之后的6月20號在崔寶成前往被申請人處清理所謂保管物品無果時,即向蘇家屯區人民法院訴請確認協議無效,上述事實在一、二審時均已陳述、舉證并得到認可,本可據此推定申請再審人與被申請人所簽涉訟協議書非雙方協商一致的真實意思表示,但二審判決卻依循一審判決的思路作出相應認定,令人不解。更違背《合同法》第52條。
⑵.在一、二審中,申請再審人均明確提出涉訟協議書簽訂一方主體不適格,被申請人是從事房屋租賃等業務的獨立法人單位,不是涉訟拆遷一方當事人,不具備簽訂拆遷補償協議書的主體資格。試想一個無照駕駛機動車的司機違法肇事造成損害后,卻讓另一個同樣無照的人來頂包簽訂賠償協議書,這能是自愿平等協商一致的真實意思表示嗎?這樣的協議會是合法有效的嗎?一、二審判決均故意回避這一客觀事實,同樣令人不解。
2.申請事由二: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九條第一款第三項。
鑒于上述事實,二審判決本應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三項“原判決認定事實錯誤,或者原判決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裁定撤銷原判決,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審,或者查清事實后改判”,但二審判決卻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作出維持一審的判決,申請再審人認為適用不當。
3.申請事由三: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2012)遼審一民申字第00450號《民事裁定書》違背法律和事實依據:
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送達后,申請人不服該判決,于2012年3月16日向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要求撤銷該二審判決,具體理由同上。但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2年8月22日作出的(2012)遼審一民申字第00450號《民事裁定書》,在一二審期間沈陽市蘇家屯區城鄉建設管理局與被申請人均未表示其間具有委托關系,且一二審判決也未確認二者具有委托關系的情況下,主觀臆斷被申請人與申請人所簽拆遷補償安置協議系蘇家屯區城鄉建設管理局委托所簽訂,并據此裁定駁回申請人再審請求,明顯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故該裁定書應依法予以撤銷。
綜上所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九條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受理審查民事申請再審案件的若干意見》相關規定,特申請再審。

此致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申請再審人:沈陽金馬青銅工藝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崔寶成

2014年3月13日

附:沈陽金馬青銅工藝品有限公司申請再審資料清單
1、民事再審申請書
2、民事再審申請書提出質疑說明
3、一二審判決書
4、一、二審證據
5、(2012)遼審一民申字第00450號《民事裁定書》
6、公司營業執照
7、法定代表人身份證明

沈陽金馬青銅工藝品有限公司
2014年3月13日

 

 

 

开43连码是什么 黑龙江22选5福彩 四方甘肃麻将app下载 北京赛车pk10合法吗 十分十一选五分析软件 大赢家比分直播 巴西vs瑞士比分预测 500万彩票官网比分 不用联网的单机麻将斗地主免费 澳洲体彩5开奖结果 产业基金配资要求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电脑版 11云南选五5开奖 辽宁25选4中奖号码查询 完整版500万比分直播 130724中韩足球直播 国标麻将多少张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