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43连码是什么|6码复式三中三复试图片

沈陽市蘇家屯區黑惡勢力組織能否控制(中央掃黑除惡第3督導組)的投訴(舉報)電話了呢?我撥打了兩天,有一百次的電話都打不進去

我在2018年9月19日寄給了【中央掃黑除惡第3督導組】一封信,反映了遼寧省沈陽市蘇家屯區侵害群眾利益15年的黑惡勢力犯罪組織和保護傘的情況反映。

可是、我們在2018年9月19日上午9點在北京寄出去的信件,在20日上午10:45分到達了沈陽航站處理中心,按正常信件本應該下午投遞到【中央掃黑除惡第3督導組】沈陽市A6001信箱。可是20日下午他們沒有給投遞,第二天21日的上午他們還是沒有給投遞,21日下午他們也沒有給投遞,一直等到要下班了下午16點51分才給投遞。我們懷疑他們有換信或有其他問題,因為我們多次反映過他們扣信、押信、扔信、擱置等問題所以我們懷疑。我們不知道我們寄給【中央掃黑除惡第3督導組】的舉報信收到否?或不知里面的信件內容是否被他們給換掉了?(證據:EMS特快專遞編號為1018173793526,和郵件查詢時間表為證)。

后來,我用我手機撥打了【中央掃黑除惡第3督導組】進駐遼寧省的舉報電話:02488559014、88559015、88559016這三個電話號。可是,我在25日和26日兩天從早上撥打到晚上有一百次的電話不停的打到下午7點40分,但是這3部電話都說:“你播叫的用戶正忙”?他們是否控制了該舉報電話了呢?就【中央掃黑除惡第3督導組】的投訴(舉報)電話他們都敢給控制嗎?(我的手機撥打的時間,和撥打的號碼就是證據。)

因此,我只能把我們寄給【中央掃黑除惡第3督導組】的該同樣一封信內容信件給公開化了,以下就是該信內容。

(實名)崔寶成

2018年9月27日

 

揭露蘇家屯區委區政府內

不法干部的黑惡和陰暗面

從1999年和2003年至之現在這些年沈陽市蘇家屯區黑惡勢力十分的囂張,官商、官匪勾結、欺壓和糟蹋百姓、令人發指。

1993年我開辦了兩個企業沈陽市奔馬銅工藝品廠《內資企業》和沈陽金馬青銅工藝品有限公司《中外合資企業》。分別在1999年、2003年被蘇家屯區國土局和區城建局用違法手續強拆。期間;他們又截留侵占了我73㎡建筑面積和1304㎡建筑面積等。我們對該“霸王協議”不服提出異議時。這一幫城建局拆遷辦以黑社會勾結,并打著“城區改造和區形象工程”的旗號(理由),非法強暴拆除了我兩個企業。實際他們是“掛羊頭賣狗肉”。我兩個企業等和后來我的遭遇就是一個最鮮明的例子:(證據和詳情,請看金馬青銅網站www.nxzskm.tw)。

蘇家屯區不法干部與開發商和地方企業我一墻之隔的防盜門廠勾結違法違規“自建自銷”兩棟商品房近一萬平方米、外加800㎡兩層門市房的補償。(比產權調換補償標準多出很多倍),賺個盆滿缽滿。他們對比我企業小的一墻之隔防盜門廠批準;“自建自銷”。我們企業為什么不行呢?當時我找到區城建局拆遷辦領導,可是他對我們企業公開的說;“他行,你不行”。后對我們實施冷暴力,置之不理。后來據原區城建局拆遷辦會計師秀華(女)她在2017年2月16日約我在區城建局的五樓,她對我說;“崔寶成你怎么說我們沒有給你產權調換呢?“金馬青銅企業”被強拆后,區城建局拆遷辦主任李輝,用書面材料通知了田宇超(沈南房屋開發商老板)給崔寶成“金馬青銅企業”留了兩摞1至6層樓房,共計12套樓房,當時材料是我給田宇超送去的”。師秀華會計又說:“我保證百分之200%有這回事”。(我有師會計說話的證據)可是這12套房子呢?崔寶成就一平米房都沒有得到。這12套房子哪去了?現在是歸誰的名下了呢?

另外、在2010年9月28日遼寧省委信訪局局長賈德茂親自督辦我兩個企業的案子并下了指示解決:但是區委區政府及相關部門,他們又欺上瞞下并欺騙了省信訪局賈德茂局長。后區委區政府不法干部們就更恨上了我。下面我說幾個實例和遭遇:

一、我在上訪期間聽到了風聲他們準備對我進行威脅或滅口。怕出意外我離開了該區“虎狼之地”后隱姓埋名,一直寫信用信件給區、市、省反映問題,但是一直都沒人理睬我。可是,我唯一的親舅舅在2007年10月30日在蘇家屯區自己的家中突然被神秘失蹤。72歲的我舅舅“活不見人,死不見尸”,報案11年了至今還沒有破案,沒有音信。我舅舅是我合資企業打更十年的老職工,在強拆現場就險些喪命,被拆遷隊和黑社會開來的抓鉤機給埋在廢墟中,但最終還是沒有逃出噩運,被神秘蒸發至今不知所蹤。幸虧我跑了! 另外、在2006年左右也是我們大格鎮村村民奶牛場尹姓一家,也是不服區城建局的強拆。而區城建局糾集了七-八個黑社會人員騷擾多次,最后一次把奶牛場房屋玻璃和東西都給砸了,牛也被打跑了。由于尹家小女婿叫邊峰潭被他們打殘,住進蘇家屯區中心醫院達半年之久。他們雇傭行兇的黑社會的錢是誰給的?又是從哪里來的呢?給了多少錢?這么多年他們至今還在逍遙法外。

二、在2012年8月15日蘇家屯區不法干部又上下勾結動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動用十多輛車在北京我租的出租房里抓獲我,他們在沒有搜查證的情況下并搜查了我家,抄走了我電腦和大部分材料。到處又抓我和我家人我二哥和我大兒子在蘇家屯被抓獲,我小兒子(未成年)從北京被抓獲,將我家人全部帶到了蘇家屯區湖西派出所第二天又將我以刑事罪羈押我在蘇家屯區看守所,并受到了非人待遇;我被羈押期間與殺人越貨、盜竊犯、吸毒者等關在了一起,明知我腰痛貼著藥膏,可是他們明知而更禍害我。每晚我睡著后有人故意往我褥子上尿尿,起來時一個號里20多人中只有我的褥子上全部都是濕濕的,想象一下完全濕濕褥子里尿了多少呢?(一個號里的20多人都是證人)十天后我被無罪釋放。且釋放我的前幾天里又有兩位公安人員每天都讓我寫,出去后不許告他們的保證書共三次三份。在羈押我十天期間還讓我們交了兩千元錢,是坐牢費嗎?不知何故?【證據1:2012年8月28日蘇家屯區公安分局“撤銷案件決定書”】。當時我早已被蘇家屯區不法干部們給弄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飄伯在外、生存都極度困難、供孩子吃飯讀書都極度困難的狀況下,又被這一幫區不法干部和黑社會琢弄我、迫害我及我的全家人。

三、自從,他們到北京抓獲我時蘇家屯區駐京辦的人員都到我租的房來過,同時不法干部都知道我的住址和環境,2012年9月28日我被無罪釋放后我回到北京租的房后又發生了多次的奇怪現象;

(1)2012年10月26日深夜凌晨1點左右有“不速之客”來訪,這個“不速之客”半夜準備闖進我家的窗內,可是他不小心踩踏了東側窗戶不足1米鄰居家的房角瓦片發出了聲音,由于我們防范比較嚴,至使被我發現,在我驚叫聲中“不速之客”未能得逞并逃竄。在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即便是小偷也不會到我家里來偷東西。小偷首先踩好道有值得偷的東西才來偷,小偷更不會半夜到比小偷還窮的人家去偷什么東西吧?這是有預謀的別有用心之人,為報復我或有“殺人滅口”之心念之人所為。后我跟房東提出要求房前的窗戶也都安裝了鐵網。其沒有得逞,我懷疑就是他們派人加害我。【證據2:被踩壞瓦片的照片和房東】。

(2)后來我的隔壁又來了“不速之客”是黑龍江人。更奇怪的是他們爺倆都不住樓上、也不住其他房間,我隔壁搬走后他們爺倆都特意的從前一排又都搬到我房的隔壁。他兒子兒媳婦緊挨著我的房間一墻之隔(兒媳婦是遼寧海城人),這個父親50多歲也緊挨著兒媳婦的隔壁,不知是誰派來監視我的?聽理發店人講;“這個老爺子離了婚,每天騎個摩托車溜溜達達的抽著好煙,時間很隨意根本就不像個上班的人”。他搬到我家隔壁后,有一天我出去買菜回來的工夫,回到家我發現,我沒有寫完的舉報信共兩頁明明放在了床上的信,丟失了。難道我的房間他們可以隨隨便便的進出嗎?這也太可怕了。然后我跟房東提出要求才按了監控器并把攝像頭對準了我的房門。

四、2016年6月16日區城建局主管信訪的建工科科長張健同志在區信訪局找我并把我領到一個房間跟我說;“區委副書記今天又下了指示,馬上就核實解決你的問題。我們立即就辦、馬上就辦,你回去等著我們的電話吧”等等。我第二天就回到了北京,回京后第二天就遭遇了車禍,在我出行的必經之路上被一個三排座大型別克車逆行著向我撞來,將我撞飛了5米遠(我險些喪命)頭鼻梁骨多處骨折流血不止。眼睜睜的看著對方的車逆行著一直向我撞來根本就不剎車,并將我撞飛。真所謂視人命如螻蟻,“喪心病狂”! 經北京市公安局昌平交通支隊馬池口交警大隊出警認定對方負本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責任。【證據3:受傷照片,和出具第[6104113 ]號交通事故認定書】。

疑點:

(1)我出了車禍后,住在我隔壁的這個黑龍江的老爺子就不見了。聽理發店人講“這個老爺子回老家開了個麻將館”。 我出了車禍他就走了,完成任務了?

(2)這一幫黑惡的官匪流氓觸角很深,上下黑道上的人他們都可以花錢雇傭。后來我們去派出所報了案,該刑偵部門同志說“必須有交管部們移交給我們,我們才能受理”。可奇怪的是昌平區馬池口交通隊一直在拖我們,他們死活不移交給公安刑偵部門。因此,我們將昌平區馬池口交通大隊起訴到昌平區法院、北京市法院、北京高法等但是他們還是死活都不把案子移交給公安刑偵部門。【證據4;移交刑事案件申請書】。

(3)我被撞傷昏迷后直到被120救護車送往昌平區醫院,當時和(肇事者)在一起的同伙2、30歲一男子也跟著我一起上了救護車,并在路上該“同伙”還跟我要身份證,當時我迷迷糊糊的拿出身份證給了他,后來他用手機拍了幾張我的身份證。他們是不是去要領賞而驗明證身用的證據呢?不然你拍我身份證有何用處呢?他們又不給拿住院費,由于我沒有錢看病三天后就被趕出醫院。

(4)我被撞飛的一個月后我忍受著疼痛去找區城建局的張健問;我被出車禍前他對我承諾過的那些話,可是張健對我說“你不要再找我了,你的問題不歸我管了,我已經被調走了”。實際上區城建局不法干部們這個黑惡勢力組織他們剛開始就沒想給我們解決問題。是不是早有預謀呢?

(5)2014.09—2017.11.期間遼寧省政府駐北京辦事處主任;劉鳳海(現已被雙軌)他就是當時蘇家屯區貪腐黑惡勢力的大保護傘。劉鳳海在2002.1.—2004.09.期間是蘇家屯區區長;2003年6月在沒有給我《合資企業》補償1304平方米建筑面積等的情況下,他代表區政府做了這個批復文件。而導致我《合資企業》召受滅頂之災。【證據5:沈蘇政發(2003)42號“沈陽市蘇家屯區人民政府文件”批復文件】。

五、他們至今還在跟蹤我的行蹤。因為我90歲的老母親病重我去護理了兩個多月后在2018年2月27日我回沈陽時路過了丹東火車站,可是穿了警察服裝的民警突然把我攔截,他們又給蘇家屯區湖西派出所打了個電話問“崔寶成在丹東要回沈陽”,丹東公安局得到蘇家屯區派出所的允許后才放我回去。 在2018年7月5日因我老母親再次病重住進了醫院,我去丹東去看我母親的路上又被沈陽北站檢票口的民警們給攔截,當時他們也給蘇家屯區公安局去了電話說;“崔寶成這個人做D7615次火車要去丹東你們過來人不?”等。我說“你們是在控制我嗎?我犯了什么罪?為什么攔截我?”,該民警說“我們也沒辦法,上邊讓我們做的”。我上火車半個小時后我的手機鈴又響了,我一接電話對方就把電話給掛斷了。【證據6;對方來電顯示,又是黑龍江哈爾濱的電話號碼;0451-5862-8310】。我到丹東后我給該座機打了電話,可是此電話沒人接,也無聲音,是很奇怪的黑龍江省電話號碼?我在護理我母親的日子里我北京的電話號碼,幾乎2-3天就有一個莫名電話打來,對方都是沈陽和黑龍江打來的號。他們是用電話定位方式跟蹤崔寶成的位置和行蹤?

綜上所述;我的遭遇和事實證據分析來看,蘇家屯區委區政府及相關職能部門的不法干部,勾結不法商人和黑道流氓鏗鏘一氣,欺壓迫害百姓,尤其我的遭遇已經很說明問題,他們就是官商、官匪、勾結的黑惡勢力是專門糟蹋百姓的。蘇家屯區委區政府不法干部們和沈陽市委市政府、遼寧省委省政府他們內部都有勾結。尤其是蘇家屯區委區政府及各職能部門的不法干部至今還非常的囂張,至今如此猖狂。其背后必有大保護傘在保護他們,甚至省委省政府和市委市政府內部有權力的人物,為他們支撐著并保護著他們。望上級相關領導給予重視查辦。并保護受冤屈百姓的生命和財產安全。糾出這些人渣,不在糟蹋和迫害我們百姓。謝謝!

(實名)崔寶成

2018年9月22日

詳情請登陸我們網站;www.nxzskm.tw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手 機:18310303657

附: 1:2012年8月28日蘇家屯區公安分局“撤銷案件決定書”。

2:踩壞瓦片的照片和房東。

3:受傷照片,和出具第[6104113 ]號交通事故認定書。

4;移交刑事案件申請書。

5:沈蘇政發(2003)42號“沈陽市蘇家屯區人民政府文件”。

6;對方來電顯示又是黑龍江哈爾濱的電話號碼;0451-5862-8310

开43连码是什么 优库乐资讯网 兰州麻将黑三风啥规则 排球比分第一比分网 投资理财公司 幸运飞艇技巧心得 15选5今日开奖结 投资理财平台排名 湖北三十选五开奖 欢乐麻将好友房作弊器 百搭麻将是哪里的麻将 国标麻将理论最大番 球探让球即时指数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 310大赢家比分即时比 二人玩的麻将有没有软件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