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43连码是什么|6码复式三中三复试图片

 

關于"息訪保證書"說明情況

 

主管我案子的侯曉東根本就是一個沒有人性的惡人,在2010年春節剛過省委書記批示了、區委副書記李劍秋也批示給區城建局先支付60萬救命錢(后在我們企業的補償款中扣出),可是當時主管我案子的侯曉東根本不執行,沒有給我們救命錢,我的債權人因無錢去醫院治病而導致死亡。在2011年怎么能給我們還債錢和過年錢呢?事實證明了這一切。(以下是春節前后我們多次求助區委區政府過年錢的70多封信件及郵信件編碼附后)但無果。他們根本不管我們的死活等到過了春節后他們看到我們生活窘迫,生存無望的情況下。區委區政府的(分)主管我案子的侯曉東和區信訪局周副局長等就用逼良為娼的卑鄙手段落井下石,強行“結案”。區信訪局周副局長春節后突然找我們說“你們的案子區里研究了已經結案了”,“按原始的條款執行,錢就這么多愛要不要,以后就崔寶成的案子不要再來找我們了,我們信訪局不管了”(我有證據)。

附:(以下是2011年春節前后我們求助區委區政府的6封信,共70多封求助信件但區委區政府根本不管我們的死活)以下在網上可以看。

1、2010年2月8日;我欲生不能、被逼向死路,饑寒交迫、無力撫養——幼兒托給福利院。

2、2010年12月7日;遼寧省沈陽市蘇家屯區委區政府信訪局。

3、2011年1月3日;遼寧省沈陽市蘇家屯區委區政府信訪局。

4、2011年1月17日;尊敬的。

5、2011年1月25日;再.再.再致遼寧省市區三級領導的一封信。

6、2011年2月8日;再、再、再、再致遼寧省、市、區三級政府行政主管領導及三級人民政府和信訪局領導。

2011年5月31日還是按2003年沒補一千多平米建筑面積和少補、缺項的給我們強行“結案”后。在2013年3月區委副書記侯曉東在某領導的干預下又讓我們提供過兩次補賠償數額。我們當時按侯曉東區委副書記的指示也提供了兩次,當時區城建局高書記、原城建局拆遷辦會計師秀華、原房產局張少波科長、國土局大格鎮舊改辦主任黃守清、區信訪局周副局長等都在現場當時都同意準備按《沈陽市政府令第19號》法令法規規定補賠償(我有證據)。后不知是什么原因又變卦了,又不給我們補賠償了。

? 在2013年11月區委副書記侯曉東和區信訪局劉副局長(女)等又跟我們耍流氓說“你們放棄了”(指沒有給我們補償的一千多平方米建筑面積等),侯曉東還說“你們有多大的冤屈區里也不管了”“你愛告哪里就告哪里去吧?市、省、中央去告吧”。蘇家屯區委區政府內的黨委領導,人民政府干部,沒有人味、人道、人品,更沒有人性。實在是給黨和政府丟臉。繼續保護著截留貪污的腐敗干部,而對抗著中央和現省委省政府!

崔寶成

 2016年1月6日

詳情請看我們的網站:www.nxzskm.tw

電話:18310303657

郵箱:[email protected]

 

 

 

關于"息訪保證書"說明情況

根本不執行省信訪局局長賈德茂督辦案子

 

因為我們兩個企業在1999年和2003年先后被區委區政府違法違規強暴強除(又只拆沒遷)十年之久而又分文不給我們補償。我欲生不能、被逼向死路,饑寒交迫、無力撫養——幼兒準備托給福利院。因此,我在2010年春節前求助過省委王珉書記后省委書記王珉對我們的案子做了批示,當時的區委李劍秋副書記也做了指示,批示給區城建局(拆遷單位)先支付我們的60萬元救命錢先救人。后讓我回到區里在解決我們兩個企業的補賠償問題,(支付的60萬元救命錢后在我們合資企業的補償款中扣出)我有證據。但是,當時主管我案子的副區長侯曉東(這個流氓)卻沒有聽省委王珉書記和區委副書記李劍秋的指示辦理,卻沒有給我們60萬元救命錢。當時我們都被侯曉東這個(壞仙)給逼瘋了。1個多月后我的債權人因無錢去醫院治病而導致死亡。草菅人命、必得報應,侯曉東是分主管第一責任人。侯曉東在2010年的2月開始主管我們的案子以來,每迫害我們成功一次,這個(壞仙)就被當時的區委書記鄧福林等給提拔一次(在三年里從區委辦公室主任提拔到區委副書記)期間主管我們的案子并一直在迫害我們。這樣打擊迫害上訪群眾的"流氓""黨渣"在2016年又坐上了區人大主任,代表"人民"了!是沈陽市委和市委組織部"眼睛真瞎"了嗎?

在2010年9月28日省委秘書長、省信訪局局長賈德茂同志帶領省建設廳(信訪處)趙處長、市信訪局等親自來蘇家屯區督辦我們兩個企業的信訪案件,并找我們談話當時有電視臺錄音錄像,根據當時省里和區里的指示我們又提供了對沒給我們補償的一千多平方米建筑面積等等的補償數額和證據。省信訪局局長賈德茂并指示區里對我們的補賠償問題"不能漏項、不能缺項、不能少補"。在區里督辦我案子當時侯曉東在現場陪同著,但是侯曉東等又沒有按上級的指示辦理。把上級領導的指示當成耳旁風根本不執行,當一面、背一面、對付省委、對付我們。

1999年和2003年我們兩個企業被區委區政府違法強拆(只拆沒遷)至2011年的春節我們還沒有得到分文補償。就是省委王珉書記批示的救命錢侯曉東都不給我們,他們根本就是沒有人性!更談不上黨性了,是誰給提拔了這樣的流氓干部?必須要查一下。2011年的春節我們再也過不下去了,我準備把我的小兒子送進孤兒院,死人家的活人也要生存也要過年,去年債權人因無錢去醫院治病而導致死亡,債權人一要我還錢,二要求增加利息和撫慰金等以至債務就達到了80多萬,再加上其他債務等所以我們再次要求區里先支付100萬來還債和過春節,(我們提出這個100萬,后從我們的補償款中扣除)。因為年底,債主們登門要債還要承擔每天增加的700至800元的高額利息。我又沒有生活來源,我就多次、再次、再再次的寫信給省市區各相關部門領導就春節前后就寄出了70多封求助信(要求先支付我們兩個企業的部分補償款),我要還債、我要過年可是區委區政府根本就不管我們的死活,主管我案子的侯曉東根本就是一個沒有人性的惡人,就上級批下來的60萬救命錢都沒有我們,怎么能會給我們還債錢和過年錢呢?事實證明了一切。(當時求助的70多封信件和當時收信的時間和收信領導人名單及郵信件的編碼也附后在我網站的此信中能查到)。詳情請登入網站www.nxzskm.tw

等,過了2011年的春節后,他們看到我們生活窘迫,生存無望的情況下。區委區政府的(分)主管我案子的侯曉東和區信訪局周副局長等就用逼良為娼的卑鄙手段落井下石,強行"結案"。區信訪局周副局長突然找我們說"你們的案子區里研究了已經結案了""按原始的條款執行,錢就這么多愛要不要,以后就崔寶成的案子不要再來找我們了我們信訪局不管了"(我有證據)。這就是省委秘書長、省信訪局賈德茂局長親自督辦的案子。侯曉東等根本就沒有給我們解決信訪中的任何問題,就決定強行給我們"結案"。【還是按原始的強拆之前的(就是2003年)我們沒有同意的霸王協議,就是用區委區政府不法干部們截留貪污我們的巨額拆遷補償款和一千多平米建筑面積的霸王條款,來給我們強行"結案"】。在這種情況下,侯曉東和區信訪局周副局長、張健(區建管局人員)等又強行給我們附加條件,又讓我們照抄區信訪局擬好的并提供的"息訪保證書"不照抄、不簽字不給錢,周副局長說了"不寫不給錢,誰傻呀",就是不照抄區信訪局提供的"息訪保證書"就不給我們活命錢。他們拿著我們的錢綁架我、逼迫我,還要我們按他們的意思去做。(這就是地地道道的蘇家屯區委區政府的"流氓"干部"混蛋"干部)。當時作為副區長的侯曉東用落井下石的卑鄙惡劣手段侵害了我們合法利益。侯曉東妄想把截留貪污的巨額拆遷補償款和一千多平方米建筑面積等用濫權亂政行為(幫貪污腐敗干部們)把截留貪污的變成他們的合法化,而逼迫強制讓我們"息訪"。事實證明了這一點。【蘇家屯區的黨內怎么會有如此的"壞蛋""惡魔"他們是不是日本鬼子的后代要查一下?】。我們為了生存、為了活命、生活所迫、為了還債和每天增加的700至800元的高額利息等債務,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還有別的路可選擇嗎?在他們面前老百姓連人權都沒有,哪里有公正。(侯曉東等于明明白白的告訴我,想活命你就寫、你就簽字,不簽你就去死吧!在這種生與死的路上)我們有個選擇嗎?一旦失去了這一次的機會???當時按他們的意思做我們就能拿到錢。當天我們是拿到了兩個企業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的補償金196萬,與我們企業實際直接價值相差甚遠。實際我們兩個企業總共才補償了114萬,(合資企業100.2萬,私營企業13.8萬)。其中包括21萬是(差距很多的不足的物品補助款)、和兩個企業的利息61萬(這是區里拖延時間而產生的利息不屬于補償金)。在網上有詳細介紹。

當天他們又在協議書上做了手腳,用欺騙的手段調換了主管甲方單位的章(不是拆遷單位),我回到家之后辭詢律師才發現協議書的對方是民企的章。在當時現場又沒有任何區信訪局人員等向我們公示和告知而合伙欺滿了我們。在我們與區建管局的協議書上他們把甲方單位章給(掉包了)換掉了一個(個體戶)誠達物業公司,他們的目的是推卸責任。【因此,蘇家屯區委區政府及區建管局(這個流氓拆遷單位)事實上至今12年之久還沒有與我們合資企業達成任何的補賠償協議,更沒有補償我們合資企業一分錢這是事實】。我們疑惑,這里是區委區政府的信訪局?還是騙子公司?

因此,我們對以上沒補償我們的一千多平米建筑面積和諸多不公正等濫權亂政問題在"信訪條例"規定的有效期限內向區信訪局提出了"復查申請",而在2011年7月12日區信訪局不法干部們又用手中的權力濫權亂政,對諸多我們提出的問題又不給我們復查,而給我們一份"不予復查告知書"。為什么?(我問;如區委區政府的流氓干部們殺了人,流氓干部也不入罪嗎?罪過都推倒死人的身上嗎?都是老百姓的錯誤嗎?)。

2013年3月區委副書記侯曉東又讓我們提供兩次補賠償數額。我們按侯曉東指示也提供過兩次,當時區建管局高書記、原建管局拆遷辦會計師秀華、張少波、國土局大格鎮舊改辦主任黃守清、區信訪局周副局長等在場。

后來在2013年11月區委副書記侯曉東和區信訪局劉副局長(女)等又跟我們耍流氓說"你們放棄了"(指沒有給我們的一千多平方米建筑面積等),侯曉東還說"你們有多大的冤屈區里也不管了""你愛告哪里就告哪里去吧?市、省、中央去告吧"。(以上我寫的都有事實和證據并都有信件和錄音等請領導核查)。蘇家屯區委區政府內的黨委領導,人民政府干部,沒有人味、人道、人品,更沒有人性。他們所為所行已被百姓看破看透,已經輸給了百姓,但他們還在抵賴,并仍然在裝出人樣,實在是給黨和政府丟臉。他們回到家里邊不想一想對得起黨和政府與人民嗎?單說他們對得起他們家里的前八代和后八代嗎?他們現在還在用強加于我們的犯罪證據"息訪保證書"來抵賴、繼續保護著截留貪污的腐敗干部,而對抗著中央和現省委省政府!

崔寶成

2016年1月6日

電話:18310303657

郵箱:[email protected]

附:(以下是2011年春節前后求助區委區政府的6封信,70多封求助信但根本不管我們死活)。

1、2010年2月8日;我欲生不能、被逼向死路,饑寒交迫、無力撫養——幼兒托給福利院。

2、2010年12月7日;遼寧省沈陽市蘇家屯區委區政府信訪局。

3、2011年1月3日;遼寧省沈陽市蘇家屯區委區政府信訪局。

4、2011年1月17日;尊敬的。

5、2011年1月25日;再.再.再致遼寧省市區三級領導的一封信。

6、2011年2月8日;再、再、再、再致遼寧省、市、區三級政府行政主管領導及三級人民政府和信訪局領導。

7、市紀委通報9起發生在群眾身邊"四風"和腐敗問題案件。3張

 

开43连码是什么 网球比分网即时比分球探 好友麻将作弊器苹果版 qq麻将官方下载电脑版 电竞比分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 河北十一选五任五 joygames河南麻将 双色球今晚上开奖直播 竞彩足球比分预测推荐 球探篮球即时比分直 股票涨跌幅计算公式 3d杀码定胆3d独 北单比分过滤软件 财富之轮 怎么申请股票融资公司 江苏一般打什么麻将